Best Blogger Tips

2013年6月10日星期一

李氏樓刁(下)



開咗個頭,已經過咗三個月,係時候埋單,HEA埋佢。

兩單李氏樓刁,仲未大結局,勢估唔到,順叔幅改圖會批中,長實(0001)誠伯件雍澄軒,擺出一副摟屌姿態,結果「APEX」真係變咗「appendix」,分拆「闌尾級」酒店出售的偉大創舉,已經爛咗尾;嗰邊恒地(0012)四叔要捐出「環尾」級農地,幫後生仔上車,不過俾你做政府地政,一嚿「環尾」豪過嚟,冇路冇配套,要又唔係唔要又唔係,拖得就拖,大東北計劃當然仲係冇突破。

有心人可以計吓數,誠伯唔可以分析酒店出售,對腸實財務有乜影響;四叔私人向恒地股東購回農地,價錢係咪合理、對恒地新界農地的價值有乜影響咁。不過呢啲數字遊戲,留返俾分析員做,財經茄哩啡最有興趣的是,兩單李氏樓刁的結果,對兩位最有錢的「李」日後在香港的運程,有乜啟示。

之前兩篇李氏樓刁重覆提及,誠伯及四叔兩單樓市大刁,好有弦外之音,同香港的政治變奏,絲絲入扣。

四叔善心大發,放細魚鈎大魚,同一招式已經出過好多次,最經典例子,包括在1995年,在天津發展所謂「微利房」,變相捐錢幫天津搞基層房屋福利,一年後恒基中國就上市,今次捐農地,唔使問阿桂,舊曲重彈,為咗早日推動大東北的發展,而呢個位處中港之間新市鎮的,正正係融合中港社會經濟的重要規劃項目之一。

掉轉頭,誠伯分拆酒店出售,從供應角度出發,最重要弦外之音,查實就係香港市區唔少土地,用咗嚟起酒店,如果香港政府願意拆牆鬆綁,容許分拆酒店出售,即時會有大量市區住宅單位應市,不過代價就係,要放慢內地遊客自由行的步伐,換句話講,同四叔推動大東北計劃、令香港社會經濟向大陸靠攏的方向,完全相反。

如果誠伯代表「兩制」,四叔代表「一國」,兩位最有錢的「李」,大唱對頭戲,成件事會變得好有意思。

先講少少歷史。

誠伯同埋四叔,聽講以前係老友底,廿幾年前的富豪八掛新聞,仲講到兩條友係高而富波友,同埋鋤大弟鐵腳,呢啲傳言唔知有幾真,不過可以肯定誠伯及四叔,在香港某時空曾經有重大共同利益及合作空間,前身係嘉諾撒聖心書院中學部(而家搬咗去置富)的西半山嘉兆臺,就係合腸實恒地兩大地產商之力的杰作,樓盤合都結合咗誠伯及四叔兩大孖沙大名,八十年代尾,誠伯帶隊衝出世界,去咗加拿大重建溫哥華世博會舊址項目,四叔同埋新世界(0017)彤叔,都係中標發展商太平協和的主要股東。

腸實及恒地,近廿年已經冇話有乜合作項目(查實誠伯已經好少同其他孖沙合作,西九同新地合作的「活力星」係罕有例外),早幾年四叔「亞洲股神」上身,日久日公開講股經,誠伯忍唔住向傳媒暗串四叔,可見兩位孖沙近年可能已經冇乜計傾,甚至臉阻阻。

可能2007年炒股太容易賺錢,四叔可能開心過籠,「亞洲股神」一度上身,除此之外,以佢超級富豪身分,算係非常低調,不慍不火,對人和和氣氣,甚至帶少少傻戇,扮豬食老虎,好少話同人公開嗌交,四叔同誠伯,為咗商業利益公開拗手瓜,只有兩鑊,包括1993年,四叔靠人情牌,擊敗誠伯及中信泰富(0267)紅太子榮智健,成功收購美麗華酒店(0071),連首席香港大孖沙及紅色資本第一紅人都可以砌低,四叔行情看漲,1995年曾經一度超越誠伯,成為FORBES有銀榜的華人首富。如果話美麗華酒店一役,誠伯及四叔都仲係良性競爭,1995年腸實及恒地,在馬鞍山兩大樓盤對撼,同時搶客散貨,就擺到明互砌,當年壹仔的壹仔封面,大字標題二李「決戰馬鞍山」。

商場上明刀明槍,已經唔係咁多,政治暗戰又有冇?

唔係冇,不過冇乜痕跡,又或者好多人都唔記得。

2003年港交所更改權益披露要求,持股5%的股東要公開身分,公眾赫然見到誠伯持有東方海外(0316)近10%股權,披露咗誠伯早在十幾廿年前,已經押注在董建華,不過當年的董伯伯,未成為「江握手」之前,只係一隻冇乜人留意的黑馬,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問鼎首任特首大熱門人,叫做羅德丞(何東外孫),本來係港英陣營重量級人物,突然倒戈幫北京做嘢。

四叔向來俾人的感覺,不問政治,但當年羅德丞係恒地副主席(聽講四叔係羅德成老母契仔,即係大羅契細佬),大羅住四叔樓下(麥當奴道惠苑),大羅個「新香港聯盟」(當年梁振英係中堅份子之一)的麥當奴道會址,更加係四叔名下一口釘,友情價租俾大羅使用,雖則話四叔唔多出現「新香港聯盟」的活動,不過大家可以想像下,如果香港首任行政長官,唔係好好先生的董伯伯,而係行事霸道、深諳英國佬管治秘術兼情治陰謀的羅德丞,回歸後的香港管治,會唔會較為順暢,回歸之後,「李氏力場」又會唔會咁霸道?

好喇,歷史恩怨講完,到咗今時今日,除咗今日兩單李氏樓刁,仲有邊個戲棚,見到四叔及誠伯,喺度唱緊對台戲?答案係越搞越柒的佔領中環。

面對敏感的政治話題,四叔當然彩你都傻,唔會公開阿吱阿咗,不過好似當日同大羅的關係咁,唔高調出聲,唔代表冇落注。

今年三月人大兩會期間,四叔大仔家杰,平時木木納納,唔好話論政,在香港絕少浦頭見記者,以政協身份去到北京開會,據傳媒報道,竟然破天荒大鬧香港後生仔,「搞對抗」、「搞唔掂就將所有責任推到政府」,更加直拆揮舞「英國旗」的人「豈有此理」,最激一句,鬥埋佔領中環的人,是「想攬住香港一齊死」,心態唔好咁話。

有冇留意,由以前的港英二奶四萬陳師奶,到誠伯跟班霍建寧,以至好似四叔大仔的富二代,在香港唔多出聲,去到天子腳下,特別生猛多口水,好鍾意在北京酒店見記者?斷估班友的目標聽眾,唔係普通香港蟻民,而係北大人,北大人有心要聽的話,亦冇需要透過香港傳媒的二手料,而係直接現場原汁原味收音(偷聽),所以四叔大仔在北京的一席話,仲有四叔舊年去北京捐錢時接受香港傳媒訪問(見李氏樓刁第二集),其實已經算係交咗心。

當然啦,「一國」同「兩制」之間的拉扯抗迎,又點會只係誠伯同四叔的遊戲,九倉(0004)船王女婿吳乾淨,早日已經大大聲就佔中表咗態,近年在澳門跑到好出的銀河娛樂(0027)主席呂致和,亦都公開呼籲唔好阻人搵食,新世界純官去咗扶貧,好似個個都吼住誠伯首席大孖沙個位咁。

誠伯嗰邊,以前佢揸正牌做香港辦事人的時候,成日掛住咀邊一句,就係嫌香港事事太政治化,影響投資者信心、營商環境咁,無他的,「港人治港」的港人,由行政長官到港交所主席,個個都係自己友,李氏力場法力無邊,又有邊個想變,俾你都會大大聲講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係咪?

早幾個月腸實禾米記者會,例牌又係誠伯答問大會,有人問到誠伯,點睇佔領中環,誠伯個答案竟然係:冇好答案!呢個「冇好答案」的答案,嗱嗱嗱,去到呢啲位,財經茄哩啡唔識分析咁多,呢度借用咗佔中嗰位戴學者的說話,「首富李嘉誠日前無明言反對佔中是玄機所在,相信對方正採取觀望態度,一旦運動成勢,就有機會歸邊。」

咁係咪即係話,佔領中環呢個遊戲,等緊誠伯歸位,等住「主場」同「力場」滙流合體呢?

得閒再講。

關連文章:
1. 李氏樓刁(上)(中)(下)
2. 大話東北遊(下)

伸延閱讀:
1. 九倉吳光正: 佔中是與中央爭權
2. 恒地李家傑: 佔中如「攬住死」
3. 新世界純官: 佔中屬違法行為
4. 嘉華呂致和: 佔中礙繁榮不應支持
5. 香港倒後鏡: 末代貴族羅德丞


同場加映:

四叔:李家誠係我個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