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廢話預期

近排講政治或教育甚至奧運會,香港人容易跳掣,開心星期五,不如講廢話,睇睇一個好重要,但可能又好廢話的財經概念:市場預期。

「市場預期」呢四個字,可能係財經新聞最經常出現的辭彙,有晚吔飯,唔小心轉咗去三色台,有個類似「財經咩角度」的新聞環節,幾段外圍經濟數據及國外企業的業績,「市場預期」呢句嘢,竟然出現廿幾三十次,聽到飯到噴埋出嚟,好似「市場預期」就係所有金融數據的指標。

不過呢句日講夜講的財經術語,又好似好緊要,業績唔乎合「市場預期」,股價可以跌到一仆一碌,就算未成事實,「市場預期」都可以成為解釋大市升跌的百搭謎底,今日「市場預期」美國第三輪量化寬鬆,可以升到膨膨聲,後日「市場」又可能「預期」QE3希望落空,又打回原形,神又係佢,鬼又係佢。

查實有關金融數據的「市場預期」,絕大部分只係財經傳媒經過一項例行公事或厭惡性工作得出嚟的數字,例如中國經濟增長,記者會四圍搵經濟師,叫佢哋估吓中國GDP升幾多跌幾多,集合所有數據之後,搵個最能顯示集中趨勢(Central Tendency)的數字,中位數(Median)或者比較眾數(Mode),咁就成為「市場預期」;又例如,某大公司派成績表之前,記者又要四圍出動,打電話俾分析員,預測吓某大公司純利有幾多, 再加埋除開計個平均數(Mean),又變咗「市場預期」。

不過呢,傳媒在引用統計數據時,通常都唔會尋根究根太認真,例如好流行的各項民意調查所顯示的「民意」,個個拎嚟講,但好少會提及調查的樣本有幾大、樣本誤差百分比有幾多咁,樣本只係抽查住宅電話簿,會唔會令只用手機冇電話線的家庭,永遠接唔到民調電話,更加冇乜人去理。

「市場預期」的形成過程,其實亦唔科學化得去邊,例如財經茄哩啡就從來未聽過一電子傳媒,同你講某數據的「市場預期」,包括咗幾多個經濟師或分析員的預測,熱門公司或者有好多分析員睇住,數據樣本好大,冷門少少的公司,可能得小貓三四隻分析員有做預測,真係唔知究竟「市場預期」查實係乜。

作為「市場預期」其一中個重要組成部分的所謂大行報告,有時分析員都係好求其,半年前出份報告,唔貼市唔更新,唔將呢類偏離集中趨勢的數據樣本剔走,隨時會拉高或拉低晒「市場預期」。

講到一啲無法量化的「預期」,例如油價升跌,「市場預期」更加氾濫,點講都得,講到尾,亦係因為另一種傳媒的例行公事或厭惡性工作,每日要解釋或預測大市的走勢,好似早幾年通脹高企人人望住個油價,見個市升,就話「市場預期」油價跌刺激經濟增長,見個市跌,就話「市場預期」需求大油價升影響經濟增長。

有關「市場預期」的最經典使用方法,就係「預期市場預期」,例如舊年2月底滙控(0005)公布業績之後,某大財經台的頭條新聞,出現以下呢一句:「市場估計匯豐會公布一份好過市場預期的業績,但結果令市市場失望,全年只賺......」,呢個「預期市場預期」的使用方法,唔單止出現在傳媒,好多所謂大行報告,睇好或者睇淡某公司股價,一個越嚟越普遍的理由,就係「預期」某公司的增長好過或者差過市場預期,咁搞落去,應該好快要進化到「預期市場預期的預期」的更高境界。

「市場預期」呢樣嘢,唔需要太認真看待,臨尾講句廢話,掌握到「市場預期」的膠誤,或者「市場預期」之外的形勢,查實正正係投資賺錢的不二法門。


2012年8月2日星期四

變型金礦(下)

柯。。。柏文。。。麥加登。。。

上回講到,作為港股當中變身最快最多的國際資源(1051),近幾年終於冇得變住,放棄在馬達加斯加掘黑金,游過去印尼蘇門答臘開金礦,買咗個轉手多次的Martabe 金銀礦,挖足三年,上星期終於掘到,管理層即刻上演大戲,抬住嚿金影相派通街,又四圍接受傳媒訪問。

一個礦無論蘊藏量幾豐富,礦主幾好賺、採礦成本高低,取決於表面的廢石礦層有幾厚,去到黃金礦床要鑽幾深。

紫金礦業(2899)個紫金山,當年出名成本低易開採,紫金公司網頁記載咗一個典故,話說在1997年底,紫金曾經用過千噸炸藥,將成個紫金山頂炸開,爆破移走的山體量,超過100萬立方米,等如10隻巨型航空母艦,從此紫金山可以露天採礦,不過呢,用炸藥粗暴扭轉百萬年的自然之力,紫金山成個山體亦變晒,呢間曾經被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當年做緊福建省省長)公開稱讚「效益好、環保有創新」的中國第一金股,近年經常出現高污染奪命事故、砂霸崩圍咁,極可能就係當年(及多年來)透支大自然的咭數。

近年全地球環保意識高咗,唔係個個國家只求經濟增長,妄顧子孫福祉,正正經經由零開始建立一個礦場,難度唔細,好似中信泰富(0267)咁,在澳洲個鐵礦2006年已經買咗返來,搞到今日都仲未投產,成本超支仲要一超再超,

中信泰富可以話係中信集團的「面子工程」公司,成隊國家隊照住,澳洲個礦艱苦經營6年都未投產,國際資源個金礦,規模當佢只係十份之一,但係亦需要由零開始建立管理、鑽探、工程團隊,呢頭啱啱先掘嚿金出嚟,嗰頭管理層又同傳媒講,要擺脫「只此一礦」的經營模式,要收購亞洲其他金礦項目,仲要係取得控股權攬晒上身嗰種,老實講,掘幾十萬盎司黃金上嚟先講嘢啦。

印尼蘇門答臘掘金,政策環境,好似紫金當年「福建第一爆」咁胆正命平又有政府高官力撐,定係好似澳洲咁諸多限制工會又麻麻煩煩,最好搵啲印尼華僑問吓。不過呢,有啲公司,研究太多係多餘的,印尼的礦務政策、環保監管、勞力保障、外匯風險、政局變化,順叔冇諗住花時間樣樣調查。

可以咁講,除咗公司名帶住「資源」兩個字的,大家亦可以留意吓有幾多間公司個名有個「礦」字,斷估唔過百都有幾打,應該係內房股之後最熱門的香港上市公司種類,內房股大部分仲賺緊錢兼有息派,一眾變型金礦有幾多間有錢賺,可能一隻手數得晒,一間可以話例外,幾十間就唔會是偶然,最少可以推出一個結論,就係「炒礦」好搵個「開礦」。

如果只係想對一間公司攞個「感覺」的話,最簡單直接就係望吓管理層坐住乜人,唔識國際資源主席趙渡,又唔識邊個係Owen Hegarty,好彩仲有個前滙控(0005)恒生(0011)大班柯清輝。國際資源當日揾柯大俠入局的消息公布後,股價單上爆升幾十巴仙,於是出現「柯清輝」三個字已經值廿個億之說。

一個導演如果同幾個演員合作開,主角又好茄哩啡都好,唔會希望個班底的成員,接其他戲接得太爛,拍到Cheap晒,可能「柯清輝」呢個品牌太好,人緣又廣,個個爭住碌佢張咭,唔做銀行大班之後,反而大把世界,國際資源之後,又接拍中策(0235)蛇吞象南山人壽的大戲,最近思捷(0330)一眾台前演員大地震,柯大俠又捱義氣自己坐正,呢三間公司加埋,散戶點都有個「感覺」啩。

「柯清輝」呢個品牌賣得,因為37年銀行大班的經驗唔係講笑,工行(1398)都搵佢老人家頂梁錦松個非執董職位,滙控呢排被人告到甩褲,又涉嫌操控倫敦銀行同業拆息,又話涉及洗黑錢,好彩柯大俠走得快。

銀行非礦洞,何處惹塵埃,金融世界到爛泥石坑,世間竟無淨土。

關連文章:
1. 變型金礦(上)(下)
2. 思捷女屍(續集)
3. 柯大俠盜(續集)

伸延閱讀:
1. 名字帶「礦」、「能源」、或「資源」的公司

2012年8月1日星期三

變型金礦(上)

柯大俠及小雲終於掘到金

今期開金礦。

全太陽系都知道,地球是出名資源豐富的,所以呢,香港有香港資源(2882), 神州有神州資源(0223),亞洲有亞洲資源(0899),去到國際,又點少得國際資源(1051),不過資源多唔代表容易掘出嚟,以上幾間公司都係慢工出細貨,無獨有偶,過去幾年,都係一蚊都賺唔到。

全太陽系亦都知道,地球出名多傻人心急人,明明坐住個銀山金礦,唔識好寶等多陣都唔得,硬係趕住將一個二個銀山金礦賣俾人;明明有中國呢個超級收買佬,乜嘢油田煤礦都肯高價收購,又硬係鐘意平價賣俾香港的上市公司,搞到「變型金礦」通街走,散戶認都認唔切。

國際資源就係其中一隻變完又變的「變型金礦」,齊天大聖108變都頂佢唔順,作為一隻殼,變咗咁多嘢都冇穿冇爛,算係奇跡,如果有一位小股東,在 1994年國際資源仲係「富城包裝」開始,經歷「中華發展」、「星光數碼」等年代持有至今,各份年報疊埋一齊,就係一本史詩式巨著,見證香港金融進化史。

國際資源其中最經典一變,包括在2006年,在Dream Bear劉夢雄大師的帶領下,在東非馬達加斯加發現「9000億美元遠景資源量」的黑金油田,由「信用咭防盜」變身「智富能源」,單嘢炒到上中央電視台,可能馬達加斯加有恐龍,採油太危險,毅然橫渡太平洋,去到印尼蘇門答臘,又被佢發現金礦,2009年發行百幾億股新股,集資四十幾億港元收購Martabe金銀礦項目,控股權易手,引入國際礦壇大鱷Owen Hegarty,志向偉大,面向世界,變身「國際資源」至今。

近幾年黃金大熱,散戶炒金,大戶炒金礦,Martabe金銀礦被國際資源收購之前,已經轉手多次,可能炒礦好搵過開礦,去到國際資源手上,先正正經經採掘,據國際資源幾年前提供的資料,Martabe一號採礦區的新礦石儲量表,黃金儲量有250萬盎司,掘晒出嚟,現價計,市值40個億美金,仲得了。

如果有留意吓港聞版,每年總會有一兩單無知少女,中咗神棍邪降,以為性交可以轉運,股市可能都有同類事件,一個故事講無數次,終於有人會相信。

國際資源開頭話,Martabe金銀礦可以挖足二、三十年,2010年底已經可以投產,預期3年後,即係今日,黃金產量50萬盎司,不過唔知係咪國際資源太照顧當地的社區環境,挖嚟挖去都未掘到金,雖然有摩根士丹利呢間投資大行,得閒就出嚟唱好吓,不過唱吓唱吓,市場已經唔係好留意大摩之笛,國際資源股價越唱越殘,最新市值已經回落到80億港銀左右。

是但抽幾份大摩唱好國際資源的報告出嚟望吓,2009年12月,同你講鑽探結果顯示個礦潛力無比,目標價睇0.78港元;2010年7月,同你講Martabe工程如火如荼,好快挖到金,目標價0.71港元;2011年7月,幫國際資源批股集資之前,又出嚟唱好,同你講終於好快挖到金,睇0.76元。

去到上個月底,大摩又忽然奪命追魂Morning Call,同你講今次真係嚟料,呢個「被遺忘的金礦」終於有望發光發熱(The Forgotten Gold Stock Finally Ready to Shine),睇六毫子,睇到呢份大行報告,根據以往記錄,唔使問阿桂,國際資源又好快有戲上演,果然上個星期,國際資源宣布,Martabe第一次挖到嚿金,管理層包括前匯控(0005)香港高層柯清輝,仲特登飛去印尼,拎住嚿金影相,驚死你唔信,有戲上當然要做足宣傳,柯清輝等高層,近日亦積極四圍接受香港傳媒訪問,講吓未來計劃。

下回再續。

關連文章:
1. 變型金礦(上)(下)
2. 蒙能所不能
3. 奪命金股(上)(中)(下)
4. 畸型金礦

伸延閱讀:
1. 小雲Owen Hegarty的博客


同場加映

一分鐘奪命金

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

台灣反旺中


香港有學民思潮,台灣都有個「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聽講今日幾百友衝到中天電視台大龍鳳,當中有唔少中學生,要求旺中董事長蔡衍明道歉,並呼監管當局籲撤回旺中併購案,重新審議。

太旺會着火,唔係講笑的,如果唔係旺旺(0151)同大陸的關係,斷估呢單嘢仲炒到咁大。另外,觀乎壹傳媒(0282)在香港動作,台灣呢單嘢,估計壹仔都出咗唔少力...

關連文章:
1. 旺旺到着火(上)(下)

伸延閱讀:
1. 反媒體壟斷 學生中天電視台前怒吼
2. 蔡英文:曾和民主成長的媒體,今漸侵蝕一切

崔濱洲的啟示(下)

上回講到,今年初已經有內地傳媒踢爆,浙江省中江集團財務亮起紅燈,公司甚至向政府主動匯報並尋求保護,結果呢單信貸事件做成的破壞力,今個月初先出現,建設銀行(0939)揹咗30億元(人民幣,下同)爛數,浙江省分行行長崔濱洲據聞被炒,更拖冧國企銀行股價。

呢個故事教訓香港投資者,有時內地一間名不經傳的公司,或者香港報紙中國版一段唔係咁當眼、有關大陸潛在信貸事件的報道,過一排可能成為深水炸彈。

上個星期又有一單,香港投資者唔係咁留意的新聞,又係浙江,不過今次講緊杭州,有600間「知名民企」,近日聯署向浙江省政府緊急求救,據報多間企業提出兩大點要求,第一係希望浙江省政府成立危急應變小組(學咗香港政府籠嘢)專責處理,第二希望政府出面,協調銀行暫時唔好收數、發還近期催收的貸款,並承諾3年內不削減有關企業的貸款額度。

內地信貸市場,有所謂「互擔聯保」的現象,即係一間企業借唔到錢,就加埋一齊互相擔保,你保佢,佢擔你,將企業風險捆綁式打包埋一齊,爭取更多銀行貸款,可以話係「中國版CDO」,呢種擔保模式,在浙江最流行,聽講佔融資比例近7成,暫時未知600間聯署的民企,有冇包括香港的上市公司,不過可以想像,如果報道屬實,600間民企聯署,同年初中江集團向政府求救並尋求保護的舉動,查實冇分別,訊息只有一個,就係政府助視不理的話, 600間企業,平均每間請咗1,000個打工仔,加埋就有60萬個飯碗,大家攬住一鑊熟。

中江集團爆咗,留低50個億爛數,再大規模企業爆煲,例如可能係浙江省最大型的地產商綠城中國(3900),條數就唔知點計,所以九倉(0004)做半個白武士打救綠城,可能由地方到北京政府,好多人多謝佢,一間民企政府唔得閒理佢,600間「互擔聯保」,搓埋一嚿的「攞你命3000」就變成大得不能倒。

呢個就係點解崔濱洲在浙江的故事,之所以可以成為金融版「中國模式」投資者國情教育的原因,假設崔濱洲唔係被臨時調落火坑做替死鬼,埋位櫈都未坐暖,溫州老闆已經集體走路,阿公又落旺柯打唔準落雨收遮,面對好似中江集團的問題公司,即刻斷貸的話,銀行數簿即時出現爛帳,資本大減,更少彈藥去搞乜嘢「四味良方」支持中小企業融資需要,繼續借錢,仲可以博問題企業絕對逢生,捱得一時得一時,不過崔濱洲特別唔好彩咁解。

建行揹咗中江集團最大隻鑊,其他銀行高管驚住步其後塵,一收水就谷咗600間民企聯署向政府求救,炒咗一個崔濱洲,仲有千千百百個崔濱洲,阿公壓落嚟,社會短期穩定大過天,金融系統結構性安全,可以日後先算,又係一個債冚債的循環。

講到呢度,如果財經茄哩啡同你講,估計到呢個「中國模式」可以點收科,就肯定呃你,銀行唔係一個獎勵乾淨正義的慈善機構,中國多貪污,西方金融機構亦唔乾淨得去邊,

以債冚債的金融體系設計方式,亦唔係中國模式獨有,咩歐債危機話死又唔死,已經玩咗幾年,美國作為全地球最大型債仔, 3條A信貸光環都冇埋之後,股市債市反而跑贏全球,你又吹佢唔咩。

2008年之後的地球,同所謂「中國模式」冇乜分別,根本唔存在相唔相信、或者睇好睇淡的分別,更似係一個邊個死先、或者幾時攬住一齊死的金融亂局,克魯明唱衰亞洲十年八載,去到97年亞洲金融風暴升呢做先知,仲囉埋諾貝爾獎添。

講到呢啲乜嘢「中國模式」、「物國模式」,順叔好多時帶有民族情緒,恨鐵不成鋼,唔作得準,今期純粹發勞騷,講咗等如冇講,唔好意思。

關連文章:
1. 崔濱洲的啟示(上)(下)
2. 城投國債(上)(下)
3. 表外風險(上)(下)

伸延閱讀:
1. 中江事件餘波 掀內銀催貸潮 杭州600企業 上書省府促停討債
2. 浙江互保圈信貸危機
3. 杭州:擔保之網如何「解套」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那副眼鏡


葉詩文以破世績記錄贏得女子個人400米混合泳後,英國BBC主持人Clare Balding(上圖右),向嘉賓主持、英國奧運選手Mark Foster提出以下一個問題:

“How many questions will there be, Mark, about somebody who can suddenly swim so much faster than she has never swum before?”

呢位阿姑的問題,在網上被狂TWEET,肯定係有關今屆奧運會暫時最熱門被廣傳的題材,意見兩極化,有人狂插Clare Balding戴住有色眼鏡睇中國選手,當然,亦唔少人又話食藥乜乜物物,引起咁大爭議,唔在於BBC主持所提出的問題本身,仲有佢所流露的自然反應,令人覺得佢載住有色眼鏡睇中國運動員。

葉詩文破世界記錄查實冇乜特別,最引入注意一點,係呢位16歲小妹妹,最後50米自由泳的時間,仲快過男子個人400米混合泳金牌得主美國Ryan Lochte,不過又冇人比較吓,Ryan Lochte最後一個堂的Split time,係咪近年頂級比賽最慢的時間之一。

大部分老外傳媒,提到葉詩文的成績,都特登講返一項數據,話中國泳隊在90年代,接近40個泳手未能通過藥檢,又冇人比較吓,同一時期美國運動員的藥檢記錄(甚可能更差)。

點解中國運動員在田競游泳項目有好成績,就係食藥,其他國家就係天經地義?Michael Phelps一屆掃八金(加埋預賽條友08年京奧8日游咗幾多場?)就係千年一遇的水怪,葉詩文就係紅色女機械人?看這問題時那副眼鏡的顏色,同近期香港的情緒,有冇似曾相識的感覺?

染紅漂白當然恐怖,那副眼鏡的顏色卻不可怕?

16歲的小妹妹,同「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唔可以相提並論,順叔只係想講一句,有真憑實據之前,放過小妹妹啦。

伸延閱讀:
1. Daily Mail: Clare Balding's astonishment and questions
2. Daily Telegraph: Swimming still in shock over Ye's extraordinary world record
3. Swimming World: Doubts Surrounding Ye Shiwen a Sad State of Affairs
4. Guardian: Ye's world record swim 'disturbing', says top US coach

崔濱洲的啟示(上)



今期又湊吓熱鬧,開「中國模式」。

香港近年太多熱列討論的題目,簡單標籤後洗腦轟炸,非黑即白的雞同鴨講,拗到臉紅臉綠唔知拗緊乜,最後又好可能冇咗件事,例如聯率匯率咁,所有人狂插金管局前老頂任志剛一輪之後,已經好似冇咗件事,唔知呢個可唔可以話係「香港模式」。

又好似國民教育呢單嘢,睇到「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呢一句,稍為見過世面的香港人的第一個反應,當然係噴飯,不過如果想知多少少,國民教育的教材有幾多本幾多種、邊類人或機構負責編寫教材、教師及學校通常點選擇處理各種教材等,以上種種疑問,通通在主流輿論搵唔到答案,只係見到好多人拎住本「中國模式 – 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狂插。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財經茄哩啡向來唔關心課室裡的狹義教育,無謂加把口,講到投資者教育上的「中國模式」的話,仲可以多口講幾咀,呢本金融版的「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可以由建設銀行(0939)浙江省分行前行長崔濱洲講起。

崔濱洲這位國企巨銀高管,縱使名字的廣東話發音有少少不幸,不過由建行陝西行長做到廣東行長,都冇事冇幹,早幾年更因為力催中小企業貸款的業務,推動大西北經濟發展有功,當選陝西省年度經濟人物,不過呢位晉升省行長級已經5年的國企賓架,調任浙江一年就出事,據內地傳媒報道,崔濱洲領導的省分行,向財務狀況早已亮起紅燈的中江集團繼續提供貸款,建行結果揹咗30億元(人民幣,下同)爛數上身,崔濱洲亦因為呢單嘢而被炒魷魚云云。

回帶到舊年10月,有關中國經濟的金融新聞,焦點放在溫州老闆的走佬潮,大量企業借唔到錢瀕臨爆煲,成單嘢炒到上北京最高層,因為動車意外啱啱去完溫州道歉的總理溫家寶,急急腳又要再跑去浙江溫州訮調,之後銀監會等中央部委頻頻中招穩定局勢,講到明要國企銀行睇住個場,包括在民間灰色貸款機構借咗大耳窿的中小企業,唔好俾影子銀行的計時炸彈,炸出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同時阿公又為地方政府發債開綠燈,最被一批試點正正包括浙江,更將鐵路部呢個大債仔的信貸責任揹上身,邊度又債務風險火頭阿公就向邊度射水,一個都不能爆。

崔濱洲就係在呢個風頭火勢的時候,由做咗唔夠一年的廣東,調去浙江,由紅燒鐵鑊調去火炕,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氣概,結果櫈都未坐暖,就爆出中江集團呢場地震。今年十八大換屆,由北京坐館到地方揸數,齊齊換人,音樂椅之前例行動作必定係睇睇櫃統底盤數,資金歸位,所以股市炒唔起,澳門少咗人賭錢,銀行高管涉及政治錯誤經濟罪行而落馬的新聞都特別多,中江集團呢單嘢,暫時未知仲有乜料會爆出街,不過如果只係涉及貸款判斷而炒咗一個省行長級的高幹,就唔係咁多見。

中江集團的債務炸彈,早在今年年初已經爆咗,由最夠膽講嘢的《南方都市報》到新華社樓下張《中國證券報》都先後報道過,中江集團旗上百間公司,主力經營地產,被阿公的房地產調控調到資金斷裂,據報就算所有資產抵押變現還債,仲有30個億的大黑洞,中江集團老闆,當時已經「主動向政府匯報資不抵債的情況並尋求保護」,成為「2012年浙江第一起資金崩盤案」,不過因為中江集團的上市公司唔係咁大隻,單嘢冚埋晒,去到7月初,內地傳媒踢出建行做咗30億爛數,金融市場先有明顯反應,內銀股勁插,更成為7月港股由淡轉更淡的導火線。

下回再續。

關連文章:
1. 崔濱洲的啟示(上)(下)
2. 一個都不能爆(上)(下)

伸延閱讀:
1. 邵力競: 假如聯滙脫鈎 ── 從一個老問題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