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4年3月4日星期二

文化大拍賣(下)


上回講到,用藝術品優雅地賄賂政府官員,同埋洗錢活動,成為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快高長大的動要推動力,甚至好似股票圈貨打庄搭棚咁,炒起某藝術家或藝術概念,一邊「造神」一邊「造市」。

一個市場只要夠旺場,自然多人幫襯,最緊要有錢賺,理得佢黑黑白白啦,所以個大陸個藝墟亦有唔少來自企業及金融機構的投資活動。

最醒目的投資者,晨早已經聞到中國藝術大牛市陣味,2004年華人置業(0127)有單刁,幾億銀向管理層出售香港物業,交易包括一批藝術品資產,即係原本用作裝飾公司的中國陶瓷、家具及國畫,作價近1個億港銀(相關港交所通告),單刁出街之後,香港傳媒仲掘過一輪,邊間上市公司收埋收埋古玩古董。

呢家嘢今日在大陸上市公司應該已經非常流行,邊條土豪邊間公司想在鬼佬面前出吓風頭,莫如在富貴拍賣會買返一兩件嘢,例如有「中國首富」之稱的王健林間萬達,舊年底在紐約拍賣會豪掟1.72億銀(人仔,下同),買咗阿畢卡索的名畫《兩條細路》,據大陸藝術機構評估,企業的藝術品收藏,有成450億銀咁話,分分鐘唔少上市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原來收埋收埋唔少價值連城的國寶古玩。不過都係嗰句,邊個大聲啲,邊個可以決定藝術幾錢斤,例如有「新疆首富」之稱的孫廣信,舊年初以70幅字畫作價35億,注入自己間公司廣匯集團作為註冊資本。 藝術品的價值可以咁飄忽,香港民主黨都會中伏,揾幅假嘢嚟籌旗,諗落都情有可原。

個別散戶玩唔起億億聲的藝術品,又可以夾錢齊齊炒,所以投資藝術的理財產品、信托公司基金,通街都係,保利文化(3636)亦撈埋一份,為「投資型」及「融資型」的藝術信托產品,提供顧問服務。簡單嚟講,前者屬於真金白銀炒賣藝術品的基金,後者即是司空見慣的影子銀行活動,公司A以藝術品作為抵押,透過信托公司向投資者借錢,從事其他商業活動(例如地產),冇事冇幹到期就還錢俾利息,出咗事債權人都有批藝術品揸手。保利文化做顧問的信托基金規模,2010年只有1.88億銀,去到2013年10月已經滾到7.5億元,呢組數字,話你知藝術投資基金的增長幅度,同時亦可能係大量藝術品,由大戶轉入散戶手中的先兆。

四大壞帳收買佬之一的東方資產,舊年8月出咗份「2013:中國金融不良資產市場調查報告」,提到藝術品、煤炭同埋房地產,屬於信托業最易爆煲的三大地雷區,近排唔少又煤又炭的金融產品出現違約風險,如果燒埋一個半個藝術品信托就大吉利是,呢個傳火棒遊戲可唔可以玩落去,其中一個指標,可能係最疊水的銀行會唔會玩埋一份(南方日報:藝術品抵押融資在探路),當中民生銀行(1988)做得比較高調,可以留意吓呢間嘢在大陸藝墟的動向(民生银行艺术之路)。

在中國,唔會有好多種生意,增長快得嚟冇過度擴張的風險,同時又唔涉及偏門灰色地帶,吓吓用黑白是非對錯嚟睇某公司某行業,好可能會變成良心投資道德花崗岩基金。好似保利文化盤拍賣行生意咁,假如阿公真係針對「雅賄」現象狂打,大官小官排隊掟晒所有藝術古玩出街,拍賣行成交金額,分分鐘創新高。

在國資委樓下116間央企當中,保利文化個老母,即係保利集團(下稱保利 ),唔算最大,2012年底資產約4,000個億,排25,不過呢,可能係最能巴閉的其中一間。保利前身叫做「保利科技公司」,1984年鄧小平親自拍板成立,由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同埋中信集團出錢成立,即係解放軍做軍火進出口生意的窗口公司,到今日都仲做緊軍火生意,舊年初佢老美國務院聲稱,為咗防止武器流入伊朗北韓等國家,將十幾廿間外國公司放入制裁名單,保利就榜上有名,為咗上市,保利於是將保利文化32﹪股權左手交右手,無償轉去保利南方,亦即係保利香港 (0119)及保利地產(600048)等大路生意的控股公司。

1992年老鄧南巡之後,所有黨政軍機關攞正牌做生意,乜七乜九都做,全盛時期,保利生咗3百幾個囝囝囡囡公司,由地產、衛星、通信,到做鞋、養豬、訓練大象,應有盡有,唔應該有都有埋。經過97年亞洲金融風暴,仲有朱鎔基年代的國企改革,大型國企開始出現多少分工,按本身優勢整合主業,保利在總經理賀平(老鄧女婿)推動下,開始集中發展5大主業,包括地產喪搭文化。(英才雜誌:保利潛行

眾所久知,文化藝術交流,亦係間諜特務最易隱身其中的領域。軍方背景的保利,最初只係搞吓俄羅斯珠寶展、倫敦歌劇院演出咁,1999年開始籌建博物館,2000年正式成立保利文化。上文已經講過,在老外拍賣場掃返一兩件貴貨,又或者整返一件半件國寶返大陸,好易在大陸藝墟省靚招牌,保利文化響朵之作,都係行呢條路。

話說在2000年,保利本來想在香港的拍賣會,執返一兩張名畫嚟投資,「撞啱」佳士得(Christie’s)刮到140年前英法聯軍在園明園老笠的兩個銅獸頭,牛首虎首,突然之間,民族情仇百年屈辱炒埋一碟,國家文物局發表聲明要求停止拍賣賊贓,哈,又咁啱,「撞啱」佳士得對家蘇富比(Sotheby’s),又括到另一隻圓明院虎頭,結果賀平親自拍板,保利文化用3,000萬價錢,掃咗三個獸頭回國。

保利做咗民族英雄, 帶晒埋賣樓生意,買家見保利大拿拿幾千萬買幾隻獸頭,視之為財力保證,樓盤唔會爛尾,保利在樓盤展銷處做埋國寶展覧,一次吸引萬幾壽頭參觀,帶來幾多錢廣告都複制唔到的宣傳效果,帶旺埋地產業務。保利驚覺做文化咁有得諗,保利文化亦開始越做越大﹐除咗出版,幾乎乜都撈過,都2005年左右,確立咗目前拍賣、演出及劇院管理、影院投資三大業務。

文化呢家嘢,「以為自己是文化人的財經茄哩啡」,只係識條春,文藝表演溝電影,更加係連條春都唔識,只係知道,好多大型地產公司,例如萬達同埋華潤,近年都打包撈埋電影院,萬達同埋保利,更加拍埋電影,萬達院線講緊排緊隊上市,呢場文化大龍鳳似乎有排玩。

電影圈同藝術拍賣場一樣,望落去表面上耀眼輝煌,背後唔少撈家揾飯食,圍繞大陸影視產業的股壇大龍鳳,近年上演唔少,可歌可泣,絕大部分過眼燒煙,冚家富貴如浮雲,但有幾幕涉及香港正牌財經演員忘我演出的,令人印象深刻,不妨拎出嚟重温一吓,等大家可以了解吓呢個大千世界多少少。

話說在2003年,中國最紅(亦號稱最大)的影視製作公司,叫做北大華億,公司總裁叫董平(香港散戶而家應該好熟悉呢位大哥),因為有份投資拍《臥虎藏龍》,出晒名。本來保利已經搞咗檔保利博納,玩吓電影發行,忍唔住手豪掟4億人仔,入股北大華億5成股權,公司改名做「保利華億」,據內地傳媒報道,保利當時仲諗住將保利華億變做保利文化的上市主打平台,呢單刁,乃影業國企民企互溝第一案例,當時被稱為「中國文化產業最大併購案」,非常振撼,餘震震到嚟香港,唔少上市公司都興奮到尻震震,想拍住保利華億,坐順風車變身「文化概念股」。

叫得做中國影視文化第一紅人,等閒古惑仔又點會埋到身,有一間香港上市公司,當時叫做「友利」(0419),成功拍住保利華億,食咗餐大茶飯。

呢個故仔要從十年前,香港商業電台一個風電飄搖的晚上開始講起,當時發生疑似香港名咀封咪慘劇,時任商台營運總裁的蔡東豪,黯然離開五台山,功力深厚的演員唔會冇人揾佢拍戲,2004年10月,友利宣佈委任蔡東豪做執行總裁兼董事總經理,但係,人工只有月薪1萬港元,重覆,冇寫錯,係1萬港元,應該創下咗香港上市公司執董級打工仔的最低工資記錄。當然啦,一雞嘢又點會引到守身如玉的蔡生搲爛塊臉拋個金身出嚟,友利好快有大龍鳳上演,2005年2月,宣布印公仔紙作價5億幾港銀入股保利華億旗下一抽垃雜資產5成股權,交易涉及的資產,包括海南電視台合營的旅遊衛星頻道,當時內地傳媒21世紀經濟報道,曾經質疑友利及保利華億的交易疑點甚多,不過單刁透過友利主席高振順向董平進行收購,即係唔需要友利小股東通過,賣方可以先套取現金,當時阿蔡生亦有同香港傳媒講,內地媒體發展機會好大,係理想時機進軍內地傳媒云云。

都話天地有正氣,只要夠正義,曉,大賊可以叫做羅賓漢。阿蔡生當時已經係港交所上市委員會成員,多年嚟強調企業管治小股東權益形象深入民心,人綠好形象佳,單刁無驚無險衝過終點,友利股價仲一度爆升一倍,信者得救,益埋小股東。阿蔡生亦好快將個金身收返埋,2005年3月辭任友利董事總經理職務,同時加入佢老闆高生另一隻啱啱收返來隻殼,精電(0710),做吓行政總裁搞吓工業革命咁,後來金身再度閃現,精電失驚無神秘撈副業,炒燶唔知「I Kill You Later」定「乜Link衍生工具」,此乃後話,不表。

有錢佬大孖沙,好多時會養埋一堆特異功能人士,平時可能飲茶食飯,有需要的時候幫老闆做一兩單大嘢,或者解決一兩個問題,已經值回票價。友利做咗保利華億單大茶飯,阿蔡生功成身退,人工從友利年代的1萬銀1個月,跳到精電的10球1年。十年人事,友利變身「華億新媒體」再變身「華億傳媒」再變身到而家的「中國9號」,股本一拆再拆,幾經溝淡的最新股價,唔值5毛,2005年初衝咗入去買保利華億文化概念的散戶,要等股價反彈百幾二百倍先可以返家鄉。另一邊廂的保利華億,亦唔好得去邊,保利後來拆咗隻保利博納去美國上市,藝術品拍賣越做越大,今日做埋上市集資主打資產,據保利文化中文招股書第203頁資料顯示,保利文化同華億系統,仲有官司未擺平。

最近有謠言話,董平捲入大陸大老虎大案,相關上市公司已經發通告否認咗,真真假假,或多或少顯示,在大陸投資電影,搞文化,絕對唔係零風險生意。十年前,作為友利董事總經理的蔡東豪,都算係保利文化半個交易對手,可以話係香港最有資格抽秤保利文化的事事評論員,作為一個文化人,阿蔡生近年對中國模式亦好有意見,瓣瓣都開到正,如果唔寫吓保利文化盤文化大龍鳳,指點吓香港散戶就有少少可惜喇。

大陸官場家陣整風掃貪,三亞掃地下賭場,陸豐掃冰毒村,東莞掃雞竇,黄賭毒齊齊掃,打老虎打烏蠅打到班古惑仔冇啖好食,有乜風草吹動,多數會扯上周永康乜乜物物,或者姓周嗰個阿濱咁。保利文化董事長陳洪生,本來亦係保利集團的黨委書記,即係大大佬,1月中被揻柴,缷任保利黨團所有高層職務,開邊辦就唔知,不過今次保利文化在香港上市,俾人感覺都幾滾水淥腳,冇揾到基石投資者圍飛,由中信證券 ( 6030)及CLSA自己友圍威喂,另一個比較正面的解讀,可能係所謂文化概念股,好多排住隊上市,例如萬達花咗唔少銀兩堆砌的萬達院線,所以保利文化喳喳臨搶食頭啖湯。

保利文化今次只係拎幾億港銀貨仔出街賣,假設上限定價,行使埋超額配股權,市值都係81億港元,相對保利的規模,仲有乜都可以文化一餐的創作炒作條件,好似大笨象踢足球,想踢幾遠都得(不過,一個唔小心亦好易踩爆)。

唔計非控股權益,保利文化 2012年賺得2億幾銀人仔,咪玩啦,講緊咁大盤拍賣行生意,又咁多人鐘意炒中國藝術品,係咪意濕吓手,炒一兩幅字畫書法,已經唔止呢個數。保利文化的資產,有一項「存貨」,即係古董珍玩油畫雕塑咁,最新入數估值大約8個億,轉個頭,發現原來有條楊貴妃的肚兜,又同你講估值幾多幾多,一樣得。是但啦,保利文化往績市盈率,大約34倍,如果真係要同蘇富比呢間上市老牌老外拍賣行比較,可以叫做貴,不過唔好唔記得,蘇富比股價2013年都升咗60%,當中好大情度,亦係反映咗中國土豪對所謂藝術品的購買力。

有啲西人評論,講到保利做軍火出身,藝術識條春,人哋蘇富比的管理層,唔係收藏家就係名牌大學讀Art屎,邊有得比云云。



藝術冇國界,你估西人個藝墟,蘇富比佳士得的拍賣場,又高尚過保利文化幾多?只要閣下唔選擇性失明,中國藝墟的種種問題, 在西人地方一樣普遍,一樣咁污糟邋遢。

西人拍賣行唔會賣假嘢?查實好多西人經手的藝術品,一樣充滿爭議,有關貨色真假的官司經常出現,舊年底中國藏家劉益謙在紐約蘇富比拍賣會上,近900萬美金買咗所謂蘇軾的《功甫帖》,就被質疑為偽本。就算係圓明園的獸頭, 有人話當年鑄造精銅器,通常會一式兩份,成龍當日拍《十二生肖》,都整咗套高度仿真的12獸首,又有邊個可以百分百擔保,所謂國寶唔係流嘢?

同中國一樣,拍品真偽衍生出的最大問題,就係買家唔找數,情況在西人拍賣場一樣咁普通,老千唔會少得過股市 (WSJ: A Bull Market in Sketchy Art),一樣大把藝術撈家揾水魚著數(New Yorker: Why are so many people paying so much money for art?),博物館變成文化大拍賣的混帳之地(The Mona Lisa Curse),至於你話洗黑錢,呢個就更加係公開的秘密(NYT: Valuable as Art, but Priceless as a Tool to Launder Money)。

如果同你講,西人的藝墟特別正義,從來冇人圈貨搭棚,將某藝術家或藝術概念炒高,造神造市,你又信唔信?通常一個畫家死Q咗,作品先會值錢,好簡單,死無對證,真假難分,好似股市做庄咁,貨源歸邊特別易炒,圈貨搭棚更加方便,例如Andy窩河的所謂「Pop Art」,順叔橫睇直睇,是但揾個改圖組高手都Photoshop到出嚟的效果,真係唔明白點可以賣到億億聲

一條女索唔索, 望兩眼就可以決定吊唔吊得過,唔使人教,如果有條女話你知佢好靚,不過要閣下讀幾年書,訓練吓自己的藝術細胞先識欣賞,俾你做法官大人,你都唔屌。

同樣道理,一首流行曲好唔好聽、一套電影好唔好睇,鐘意就鐘意,唔鐘意就唔鐘意,之所以係「Pop Culture」,乃普通大眾無需訓練就可以簡單感受享受的物事,藝術最膠的地方,係乜能嘢「現代藝術」、「Pop Art」,竟然又要久經特訓先懂得「欣賞」。明明係個尿兜,打橫放喺度就話係「Modern Art」,求能其畫幾條線加個圓圈,又話係「抽象派」,你話佢唔係藝術,佢就同你講你唔能識欣賞。順叔親眼見識過,幾張白紙揾個框釘起, 吊高佢,咁就係藝術,呢啲咪係傳說中的 「唔撚係掛」囉。

蘇富比呢類拍賣行,最初只係賣吓過世名人或貴族的私人藏書,但古董唔會無限量供應,要做生意,就要製造綽頭,歷史名畫供不應求,咪炒起一啲新興「藝術」概念,扮晒識貨咁,話你知呢啲先係靚, 乜嘢Andy窩河、畢卡索呢啲天價畫家,分分鐘都係 「造神造市」過程中的產品,只不過冇細路仔跳出嚟踼爆國王的新衣而已。

不過地球上最有能量「造神造市」的藝術庄家,唔係蘇富比佳士得,而係有「美國文化部」美譽的美國中情局( CIA)。呢個講法,已經唔係陰謀論,有證有據有政府文件記錄,好多人研究過呢個命題,當中比較出位的,有條英國女記者,叫做Frances Stonor Saunders,條友研究藝術及歷史多年,1995年已經在英國拍記錄片,披露在冷戰期間,美國中情局點樣透過財政資助,同埋美國二戰後的影響力,生安白做咗「Abstract Expressionism」呢個新概念出嚟,仲捧紅咗幾個藝術家,令一堆冇乜人識欣賞的「藝術品」,變得有價有市,1999年條女仲出咗本書,叫做《Who Paid the Piper?: CIA and the Cultural Cold War》(在美國出版時叫《The Cultural Cold War: The CIA and the World of Arts and Letters》),踢爆佢老美「文化局」點樣在世界藝墟造神造市。(New Yorker: Unpopular Front: American art and the Cold War)

順叔一直喺度諗,假如有權有銀,有心有力,可以憑空砌幾件劃時代藝術家出嚟,咁文藝復興又會唔會,只係人類歷史上最生安白做的一場造神大龍鳳?查實只要好簡單咁諗吓,當年達聞西呢類「文藝復興人」,又係畫家又係雕刻家又係醫學家又係科學家,周身刀,而且張張都咁利,是但一件作品,講緊一個天才都要窮畢生精力先可以達到的景界,有條友竟然瓣瓣都得,有冇可能?

簡單咁講,就算所謂「歷史」,「History」,都只不過係好「Hi」的「Story」,唔可以照單全收,大千世界,乜人都有,表面上係垃圾,其實係藝術,表面上係文化人,甚實係財經演員,表面上係賊,其實係羅賓漢,一件二件國王的新衣﹐最緊要,唔好人哋話你知乜嘢係「靚」、乜嘢係「正義」,你就信到十足十﹐收工。

關連文章:
1. 文化大拍賣(上)(下)


同場加映:
傳說中的《唔撚係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