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煤電網聯動(中)

(刊於2011年11月11日am730)

呢張拆骨圖都係麻麻地,有時間順叔自己畫一張

上回講到,中國發電國企,在「市場煤、計劃電」的隙縫中折墮多年,電企燒煤發電等如燒自己銀紙,索性以「例行檢查維修」為理由,周不時熄火拉閘停產,以電荒造成的社會壓力向中央施壓,煤電矛盾荒謬多年,月初中煤能源(1898)突然同中國電力(2380)行埋,合作發電,呢個極罕見的「媒電聯盟」,可能係電力市場進行改革的先兆。

話口未完,今個星期,國家電監擲咗個《輸配電成本監管暫行辦法》,針對電網成本核算提出一系列監管建議,香港投資者即時以為「煤電聯動」嚟料,發霉多年的發電國企股價,近幾日報復式上升。

大家咪開心得咁早,要睇呢單嘢,要先講少少電力改革歷史,可能悶到嘔電,不過,呢個局政策方向太明顯,唔怕悶的話,其實唔難掌握未來發電國企股價走勢。

十幾年前,全中國得一間電企,電廠電網發電輸電裝電錶一條龍,呢間嘢叫做「國家電力公司」,前總理朱鎔基 02年提出電力改革,將全國電力資產拆骨。電改四步曲:第一,廠網分家;第二,主輔分離;第三,輸配分開;第四,競價上網,前三步涉及國企資產重組及行政架構改革,第四項只是渠成水到,一天光晒,
可以正式將每家每戶張電費單同發電成本掛鈎。

第一步「廠網分家」晨早已經搞掂,拆咗五大發電國企(現在全部香港上市),同埋四間「輔業」集團,全國電網就只係一拆為二,基本上北南一方,國家電網同埋南方電網,繼續擁有地域性的絕對壟斷地位,繼續成為電力供求雙方的「總買家」及「總賣家」。

搞咗成10年,第二步「主輔分離」,今年中終於出現突破,將兩間電網公司的電廠設備、電力設計等「副業」,拆晒出嚟,再同原來四間「輔業」集團搓埋兩嚿,變成新成立的「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同埋「中國能源建設集團」。

第三步「輸配分開」,將電網「輸電」及「配電」環節分開,講緊「輸電」環節由電網管理,將「配電」入屋最接近最後用家最後一程(Last mile),分由各地地方供電局負責,簡單講,就係將電網公司再拆骨,將決定「下網」電價(居民電費單)能力,由壟斷國企下放到地方政府咁解。今個星期電監會嗰份《輸配電成本監管暫行辦法》,講得係「暫行」,即係冇料到,只可以話係推行「輸配分開」的前奏,並唔代表即將行出電改第三步。

所謂「輸配電成本」,講穿咗,即係電網公司營運成本,經過第二步「主輔分離」之後,除多咗一件衫,唔會有電力設計方案研究成本等、各種狗屎垃雜阻礙視線,駁電纜向電廠攞電幾多錢、同居民拉電線裝電錶又要幾多錢,攤開條數之後,就可以計吓,電網公司成日話成本高,「上網」(向電廠購電價)電費唔可以加太多,成唔成理由。

兩間電網公司冇上市,數口一直唔清唔楚,例如根據電監會《2010年電力監管報告》,電網企業輸配電成本,「其他費用」高達27%,大家如果上去內地網上討論區,亦會發現唔少人投訴電網公司職員,抄錶唔清唔楚,甚至裝錶可以講價!

「輸配分開」呢個電改第三步,幾時真係行得出,可以留意吓明年份《2011年電力監管報告》,同埋兩間電網公司本身的資料披露,如果都係唔清唔楚的話,電改仍然漫漫長路。

電改四步曲,方向其實好清楚,就係逐步將電網公司削權拆骨,點解搞咗10年,都仲係行一步退半步,好簡單,因為政治阻力大,點解政治阻力大,亦好簡單,因為電網公司好惡,尤其係國家電網。

今期電改ABC篇幅超出預期,下星期下回再續,睇睇國家電網呢座大山,同埋內地官場最惡的「大劉」「細劉」,同電改又有乜關係。

誰不改革誰下台,鄧伯說的...

關連文章:
1. 煤電網聯動(上)(中)(下)

伸延閱讀:
1. 朱熔基年代電改建議: 國發(2002)五號文件
2. 國家計委(現在發改委):国务院批准实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
3. 中國煤炭網: 聚焦電力體制改革 (資料相當詳盡)

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

歐債百家樂

十月初,恒指萬六點; 今日,恒指萬九點。

一個月,萬六到萬九,除咗卡達菲同埋Steve Jobs瓜左(仲有許冠英),地球有乜分別?

噚日「鬆口氣」,今日「再惡化」;上個禮拜「現曙光」,今個星期「露凶兆」...如果將香港其中一份財經報紙,頭版新聞剪低,逐頁逐頁咁揭,可能會覺得好好笑。

有啲嘢,分析嚟係多尻餘的...

11月10日: 跌
11月4日: 升
11月2日: 跌
10月28日: 升
10月5日: 跌
9月30日: 升
9月20日: 跌
7月14日: 升
7月12日: 跌

(下刪兩年零八個月.....)

想借問聲: 你哋玩撚完未?


煤電網聯動(上)

(刊於2011年11月10日am730)

嘔電雙「小」
如果李老鵬冇將電力系統變咗自己後花園,電企斷估唔會咁折墮

(部分字眼跟印刷版略有出入)

香港唔少大行分析員,分析內地發電國企時候,成日將「煤電聯動」呢個辭彙掛在咀邊,講得多,電力市場好似只有煤價電價兩個因素,唔記得仲有電網呢隻大怪獸,成個局,叫做「煤電網聯動」先至係波,今期嘗試拆拆呢個悶到嘔電的大趨勢。

首先睇睇電企煤企呢對寃家。

今年9月中,中煤集團在山西省朔州市的一個煤礦發生意外,最少10名礦工遇難,以傷亡程度計,以內地意外處理標準,並唔算「特別重大事故」,不過,山西省政府,要求中煤集團在晉境所有礦井,包括中煤能源(1898)在內,即時停產,等有關部門進行全面安檢,驗收合格先可以復工,消息一出,中煤能源股價狂插近兩成。

山西出名多煤礦,好話唔好聽,礦難差唔多唔係新聞,舊年超過1,400 宗意外,死超過2,400人,每掘一百萬噸煤,就有0.75個礦工唔好彩,呢個數字等如其他主要產煤國8倍。

中煤集團都算黑仔,本來作為國資委旗下百幾間直屬央企之一,出咗事,同省政府高官大家咁高咁大,照計點都會俾下臉,好死唔死,山西省現在負責生產安全嗰位常務副省長,叫做李小鵬,呢位前總理李鵬之子、前華能集團老大,做電企老總年代,可能硬食「煤氣」太多,呢劑有仇報仇,執到正一正嚟做,中煤集團結果成為山西省第一間被勒令全面停產央企。

李小鵬下令的整頓工作,整咗個幾兩個月,中煤能源到10月中,先宣布逐步復產,復產冇幾耐,中煤能源就同中國電力(2380)行埋,成立合資企業搞發電廠,中國電力嗰位辦事人,哈!唔知啱啱定剛剛,就係李老鵬個女、李小鵬個妹、成日以上菜形象出現嗰位電力大嬸李小琳。

難得中煤對呢位大嬸有興趣...
 國企老總都係做生意,冇理人被大佬兜巴星完就去溝人哋個妹,中煤能源同中國電力個合資企業,亦唔係好大規模,10億銀(人民幣,下同)咁大把,中煤能源只佔兩成股權,對一間千億市值煤企嚟講,只係一粒煤屎。

所謂「市場煤,計劃電」,中國煤價基本上已經完全開放,可升可跌,不過電價仍然係規劃經濟最緊一環之一,唔係隨便可加可減,中國電企火力發電為主,煤價係最主要成本,夾喺中間,結果近年冇啖好食,可以話係最折墮一個國企環節。

為咗控制成本,近年電企真係乜招都出晒,例如華潤電力(836),真金白銀狂掃煤礦;又例如華能(902)拍住母公司,山長水遠去外國買煤買煤礦,仲要搞埋碼頭基建去配合,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煤碳生產國,電企竟然要向外入口生產燃料,可見生意幾惡做。

冇乜點發展其他業務,最專心發電的華電國際(1071),近年業績變成最嘔電的一間。由06年底到去年底,5年時間,華電國際總資產谷大咗2.4倍,純利反而跌咗86%,舊年賺唔到2億銀,連息都冇得派。

其他電企差唔多同病相連,可見為咗支持中國經濟發展,發電企業係咁舉債增加發電容量,但煤價市場化後大幅波動節節攀升,有時被煤企搶得太盡,索性「例行維修」熄燈落閘唔發電,一方面可以止蝕,又可以有意無意間,造成全國大面積停電的社會壓力,迫阿公做嘢鬆綁。

做生意做成咁,大家估唔估到,舊年全中國邊間國企發電最好賺?答案係神華(1088)。呢隻最巨型產煤國企,舊年發電業務,經營溢利超過83.5億元,啱啱高過藍籌級的華潤電力,有咁高盈利水平,講穿咗,就係自制「煤電聯動」效果,加埋本身有鐵路運輸生意,成盤數打得通。

咁即係話,煤企同電企,搓埋唔係冇得做,中煤能源同中國電力合作搞電廠,項目雖少,可能意義重大,甚至係索到風,知道電力市場可能出現變革,令煤企對發電呢盤生意,開始改觀。

內地電力市場,又確實係山雨欲來,下回再續。

李老鵬: 唔好小我個女!

關連文章:
1. 煤電網聯動(上)(中)(下)

伸延閱讀:
1. 中國機電工程雜誌: 圈不住的劉振亞
2. 新世紀周刊有關「特高壓」電網的專題報道
3. 下載中國電監會《電力監管年度報告(2010)》
4. 國家電網旗下各刊物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奪命金股(下)

(刊於2011年11月9日am730)


當芝麻縣企變成千億王國

(網誌版篇幅及行文跟印刷版略有出入)

上回講到,要避開「奪命金股」,箍走一堆冇營運記錄的「變型金礦」,箍走埋二三線民營金企之後,就剩低幾間「國控」金企。

紫金礦業(2899)、招金礦業(1818)及靈寶黃金(3330),港股「黃金三寶」,本質全屬「國有」,但上市前大平賣引入民企資金後,「國控」成份大幅溝淡,市縣級國企坐擁金山銀礦,芝麻綠頭小官掌握百千億上市巨企,變成不同程度的山寨王國。

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當權力與金錢出現巨大反差,兩者無可避免產生強大牽引力,形成金權交錯的黑洞。

可以大膽講句,體制上,「黃金三寶」均存在先天性政治風險,只是程度各有不同。靈寶黃金及招金,「國控」程度遠高於紫金,有關「國有資產賤價流失」的不滿情緒,亦冇咁眾口礫金,兩家較小型的金企,回歸A股上市審批所需時間及鬆緊,或多或少可以反映企業重組發展時,埋下政治地雷威力的大少。

紫金08年已經回歸A股,但煉成「中國第一金股」過程出,所出現種種特例,不代表公司固若金湯百毒不侵。

陳景河部分持股「轉讓」紀錄

紫金董事長兼總裁陳景河,唔知係咪黨員,上位前只是閩西地質大隊分隊長。排除紫金在引入新華都老闆陳發樹等民企資金時出現任何利益輸送的可能後,陳景河一位小小縣級企業頭目,仍然是全國所有幹部最有錢一位,絕大部分國控巨企,仍然未夠引入股權激勵呢家嘢,但至今年9月,陳景河持有紫金1.3億股流通股,大部分賤價買入,現市值接近5億,單單這份已曝光的身家,已相等如工行(1398)姜建清500年的人工。

在金錢世界以外,紫金是一隻名乎其實的「奪命金股」,太近民居開礦,金山壞水,紫金山下過去的種種問題,「中國第一金股」點樣煉成,可以睇睇財經茄哩啡舊年7月上下兩集的《紫金山下》,呢度唔重覆。

撇開過去種種,近日紫金幾個莫名奇妙的動作,更加令人擔心。

在10月中,紫金董事會通,仲要係趕頭趕命「臨時」會議,過咗一個議案,「為解決集團短期資金需求」,將會進入黃金租賃市場,不過,堂堂中國第一金企,唔係借金俾人炒,而係問銀行租用黃金自己炒!據呢份冇乜人留意的通告指出,今年租用黃金額度,最多10噸,超過公司舊年黃金產量25%。

紫金呢次都夠坦白,講到白租用黃金用作「融資性」業務,即係做黃金套息交易(Carry trade),借黃金返嚟,賣咗佢,再押落其他投資工具,博取高於借金利息的回報,投資者應該求神拜佛,紫金對黃金價格走勢,掌握得出神入化,炒燶一舖的話,隨時變成當日中信泰富(0267)翻版,埋下公司巨額現金突然蒸發的伏線伏筆。

坐擁金山問人借金?(仲要係「臨時」董事會...)

今年中,紫金發債集資近5億美元,旗下主要礦山紫金山,幾乎露天開礦,所以紫金唔係一間需要巨額資本開資的金企,如果冇記錯,呢次係紫金有史以來第一次進入債市,講緊公司08年A股上市,先至集資近百億元(人民幣,下同),在債市套取巨款後,仍然要為「短期資金需求」,借金套錢炒炒貢,管理層決定非常有問題。

至2009年底,紫金黃金「資源量」接近715噸,紫金山只佔154噸,可見紫金近年透過頻頻收購,新增不少黃金「資源量」,但集團本身黃金產量,去年開始反而第一次下跌,難免令人懷疑公司投資大量現金,換取回來的礦務資產,唔知係乜。

陳景河日前罕有高調,竟接受了外電訪問,當中提到,未來每年會動用100億元在海外進行併購,還公開呼籲,中央政府應該支持中國企業,走出去收購海外戰略性資源云云。

北京在什麼時候,都咁支持中國企業走出去掃貨,尤其是資源項目。不過,要支持,都係支持根正苗紅的國企,例如唯一一間黃金央企,中國黄金集團,舊年已經整咗間中國黃金國際(2099)在香港上市(呢隻嘢有機會再講),要北京支持去海外掃貨,有排都未輪到紫金,紫金要「走出去」,牌面上乎合國策,實際上,更似是要將公司資金,迅速由內地搬往海外的一個動作。

從好的角度睇,管理層發咗達,就要為國家服務,兼為自己買政治保險,生意在外國做得越大,能見度越高,其他人要郁佢就越難;陰謀論角度睇,將公司大量資產挖空搬到外國,更加冇王管。

2003年國資委成立,將一埋金銀銅鐵國企重新組建成中國黃金集團,成為唯一一家「黃金央企」,亦代表阿公正式帶隊進入市場,內地產金公司,由2002年超過1,200間,減到2009年的700間左右,面對「國家隊正式代表」,紫金招金等市縣級國企,好難再買到筍貨,衝到出去,就算正正經經做生意,亦唔知有冇咁風高浪急。

中國從來唔係一個產金大國,自2007年開始,超越南非成為全球最大黃金生產國,2004到2009年,中國礦金產量每年複合增長率高達8.1%,期間,南非、美國及澳洲,幾乎係每年下跌,大家可以諗諗,究竟中國真係地大物博,還是國人膽正命平,唔應該掘照掘,只係中國一味追求經濟增長,妄顧子孫福祉、可持續發展的另一個寫照,狂挖金山崩,亦係中國金企面對最大的基本因素風險。

地大物博?膽正命平?

差啲唔記得,仲有一大抽黃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請記住,ETF,只是結構性投資產品,部分更透過桿杆桿杆再桿杆,複製黃金升跌的效果,產品本身有爆煲風險,發行商本身有爆煲風險,發行商交易對手亦都有爆煲風險,大吉利是講句,如果安盛爆煲的話,A50(2823)亦會爆到七彩,如果唔係咁多黃金ETF,近年金價都唔會咁波動,ETF有可能係另一個醞釀中的結構性炸彈,只適合懶人,絕對唔適合穩健的投資者。

如果連「國控」金企,同埋黃金EFT都箍走埋,結論只有一個:香港上市「金股」,冇一間係穩健投資選擇。

差唔多一個世紀前套經典默劇「尋金熱」(The Gold Rush),差利卓別靈最後折墮到要食自己隻皮靴,唔係話全世界熱炒黃金,金市必定起晒泡,只不過退一萬步諗,無論金價會唔會大崩圍,如果選擇得兩個,手上有嚿真金,都好過坐住一疊「奪命金股」問自己:股票是什麼……


關連文章:
奪命金股(上)
奪命金股(中)
奪命金股(下)

伸延閱讀:
1. 財經茄哩啡: 紫金山下(上)(下)
2. 南方周未: 黃金第一股如何煉成
3. 中國金王陳景河的苦惱
4. Bloomberg: 紫金每年100億海外收購
5. 時代周報: 紫金礦業灰幕

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

奪命金股(中)

(刊於2011年11月8日am730)

There's a lady who's know, all that glitter is gold...

上回講到,礦務公司成為近年財經大戲熱門創作概念,香港上市黃金生產商當中,唔想買中「奪命金股」,第一批要箍走,近年先進入市場的「變形金礦」。

在各大小香港傳媒資料庫,搜索有關內地黃金生產商報道的話,多數有過千上萬條消息,但十條總有九條,只是關於黃金價格走勢或者企業業績,將「金股」當成「金價窩輪」,同望住咩嘢「波羅嘅海指數」炒航運公司,一樣咁兒戲。香港傳媒鮮有報道內地金企動態,原因有兩個,第一,好多金企大股東或管理層,有意無意間保持絕對低調;第二,普通人根本冇法子了解一個金礦下面收埋乜東東。

JORC,知唔知係乜東東?

唔少高度複雜的行業,例如航運、銀行等,仲可以透過整體經濟脈搏,推敲一吓生意如何如何,要預測金企營運表現及潛力,資源價格的急升急跌已經難掌握,唔識郁埋喺地底的礦藏更加難睇通,就算地質專家,都未必識得同你講一個金礦收埋幾多、要鑽幾深先掘到金。

出晒名的金山銀礦,「含金量」仲有一定保證,二三線採礦公司的蚊型金礦,唯有靠管理層的表述是否可信,管理層唔穩陣的話,亦都唔可以掂。

09年12月,順叔寫過隻瑞金礦業(246),當日隻嘢上市唔夠一年,大股東吳端林,發可換股債俾花旗,借咗10億(港元,下同),用作與「黃金無關的投資」,仲要俾9厘息,一年利息已經9千萬,冇錢還就還公司股票。當日都費事研究瑞金坐住個乜嘢礦,望吓公司股權結構,同國控資金完全冇關連,吳氏家族有六成幾七成股權,但大股東除咗個「人頭」,其他一切好似都隱形,由董事局到管理層,一張櫈都冇得坐,奇奇怪怪。

印刷版原文,網誌版改為四字標題

瑞金09年2月上市,集資約10億,舊年6月批新股,又挾多10億,之後向大股東買咗乜嘢礦產、公司資金又轉咗去邊,大家可以自己查吓,吳端林及家人,如果向公司出售資產賺咗一筆,用9厘息借錢投資又好賺得過掘金,照計而家已經發咗大達,不過瑞金就認真唔掂,今年5月已經停牌,到而家都唔知乜事。瑞金停牌前市值80億,就算最後冇事,復牌後肯定跌到阿媽唔認得,如果上市兩年幾就爆煲的話,質量乘以速度,破壞力配得上「奪命金股」稱號。

 作為上市獨家保薦人,花旗一手湊大瑞金,借錢俾大股東,又幫瑞金批股散貨,花旗負責睇瑞金嗰位分析員,仲要亞太區金銀銅鐵研究個阿頭,一路叫人「買入」,目標價一路放喺十幾蚊樓上,錯得咁交關,聽講只係掉咗位,冇炒魷。瑞金呢場財經大戲,雖然未大結局,但係大家應該諗吓,老外投資大行,班賓架同埋分析員,喺戲裡面做緊乜嘢角色,中間又有冇乜嘢「六道門」、「中國防火牆」?

大行小報告: 花旗一直唱好瑞金
 湊大一間好公司,最多羸單邊;煲大一條賊船再隊爆佢,例如選擇自己可以掌握的時機將公司黑材料掦出街,可以賺完上再賺埋落,食到盡,呢個就係「股票是什麼」的一個最好答案。

在爛銅爛鐵假銀真膠的礦務世界,箍走二三線金企的話,選擇更少。

香港唔少人人,仍然以為紫金礦業(2899)、招金礦業(1818)及靈寶黃金(3330),都係民企,更多人更加從來冇問過「黃金三寶」是國企還是民企這個問題。

國企有好多種,有直屬國資委的百幾間央企,又有匯金控制的主要銀行,國務院自己或唔同部委,亦有唔少直屬企業。紫金招金靈金三隻嘢,嚴格嚟講,全部都屬於國控企業,未上市前完全屬於國有資產,不過,三間公司控制主要資產,最初只係某市某縣一兩座唔起眼的金山銀礦,阿公當年未有胃口,資產一直由市縣級政府控制,呢幾隻嘢上市前後,引入唔少民企資本,變成百億甚至千億級企業。

由山寨王變成上市巨企,好似紫金咁樣,從來未擺脫過「國有資產賤價流失」的指控,可能因為咁,管理層一直非常低調。

下回再續,又睇睇「國控金股」當中,會唔會出現「奪命金股」。

關連文章:
奪命金股(上)
奪命金股(中)
奪命金股(下)

伸延閱讀:
1. 財經茄哩啡: 畸形金礦
2. SCMP: Accounting mystery for mining firm
3. JORC及CIM標準概要(摘自中金國際招股文件)
4. 中國採金業行業規管(摘自中金國際招股文件)
5. 中國採金業行業概覽(摘自中金國際招股文件)

2011年11月7日星期一

奪命金股(上)

(刊於2011年11月7日am730)


今期開「金股」。

內地觀眾及傳媒,睇慣杜琪峰的黑道白道呯呯嘭嘭,突然整套炒股炒樓的《奪命金》,就話係老杜轉型新嘗試,大佬,冇睇過《開心鬼撞鬼》,都應該睇過《審死官》,三穿一炒埋半碟,戲名都取自1980年執導處男作《碧水寒山奪命金》,橫睇掂睇,其實係老灶為自己「演」、「導」生涯致敬及交待之作。

老杜30年大腕,其實亦試過做過財經大戲主角。03年香港經濟未「屍爬」入大陸之前,電影界霉菜一箸,餓死唔少有理想的香港電影人,老杜當年已經叫幾有堅持,一年幾套類似商業片,好間唔中先會插一部自己想玩的創作意念,但係佢間銀河映像,02年8月上市,一年貨仔「奪命」升仙,當年應該唔少影圈中人陪葬,隻殼幾經轉手,變咗而家智城控股(8130)。

香港演藝界市場,現在由7百萬變咗13億,唔少人魚翅撈飯,老杜又可以玩吓自己鍾意的創作意念。世事如棋,「是機遇是選擇」,《奪命金》話俾股民知,有原則冇原則,有人發達有人橫死街頭,世事如棋股市無常,只能透過大陸黑市庄家,同凸眼龍及三腳豹講,「股票是人類對未來的預測」,呢個留白式結論,對於玩咗「宿命」幾十年的杜琪峰來說,如果唔係特意留手收口,就略嫌天真少少喇。

銀河影像: 上市後兩年股價

財經茄哩啡睇意睇戲,更鍾意駁戲,「股票是什麼」?絕大多數時候,其實只係有本事印股票的真正財經演員,用嚟搭棚做大戲的工具。

有冇見過股票唔緊要,要發達要搵Bank Cheque,唔可以「買」股票,要「印」股票。要印股票,同拍戲一樣,搵隻殼之後,最緊要有「創作概念」,演員就可以埋位,一啲好似好實在好易掌握,但其實又虛無飄渺的概念,最容易引到成村散戶茄哩啡、甚至大水魚落搭。

近年財經大戲最熱門創作概念,就係「金礦」。

黃金,人人都見過,但係又有幾多人見過「金礦」?俾你見到個礦,又知唔知下面掘到幾多黃金出嚟、又或者要用幾多錢先可以掘得出一安士黃金?只需要喺地球儀冇雷公咁遠地方,搵個唔知存唔存在的「礦」,再整份地質報告,港交所做審批嗰班,冇可能劑劑同你死去馬達加斯加或者西伯利亞,好多時見有名人入股,問兩句就俾份上市通告出街。

近年投資者會見到好多「乜乜資源」「物物資源」。以前海域化工,而家已經變咗做香港資源(2882),轉頭嚟隻亞洲資源(899),當然,仲有個好經典的國際資源(1051),由香港到亞洲到國際都俾人霸晒,下一個招牌可能要出到「地球資源」。呢幾場大戲主角及幕後製作人員,有地產大孖沙襯家,有人大政協,有立法會金融服務界代表,又有前銀行大班大俠,上游下游,又金又銅又鐵砂,搞咗一大輪,三間公司加埋,市值近百億元,過去三年加埋,大家可以查吓有冇賺過一毫子。

地球就算真係咁多資源,都唔會一街筍貨,就算有,都唔會有咁多賣家唔識好寶或者自己冇錢開採,就算好多水魚肯賣,由中國到海外,都仲有好多真正礦務公司競爭,又點會咁易輪到香港三四線上市公司得米,搵到咁多金礦。

同大部分其他礦務公司一樣,如果要投資金礦股,第一個動作,就係睇睇間嘢有幾耐歷史,唔想買中「奪命金股」,就唔好浪費時間同彈藥,近年先「變形金礦」嗰一大堆,望都唔使望就可以掉頭走人。

變形金礦

剔走一堆「變型金礦」之後,香港上市當中,就唔係好多嘢揀,可能一隻手數得晒。財經傳媒尤其係電視台,好鍾意將幾隻「乜金物金」,放埋一齊叫做「金股」版塊,每逢金價升跌,例牌一版推出嚟,好似是但一隻,都可以當作金輪咁炒,如果咁簡單,呢個世界冇窮人。

下回再續,睇睇香港上市幾間黃金生產商,有冇「奪命金股」要剔走。

關連文章:
奪命金股(上)
奪命金股(中)
奪命金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