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煤電網聯動(中)

(刊於2011年11月11日am730)

呢張拆骨圖都係麻麻地,有時間順叔自己畫一張

上回講到,中國發電國企,在「市場煤、計劃電」的隙縫中折墮多年,電企燒煤發電等如燒自己銀紙,索性以「例行檢查維修」為理由,周不時熄火拉閘停產,以電荒造成的社會壓力向中央施壓,煤電矛盾荒謬多年,月初中煤能源(1898)突然同中國電力(2380)行埋,合作發電,呢個極罕見的「媒電聯盟」,可能係電力市場進行改革的先兆。

話口未完,今個星期,國家電監擲咗個《輸配電成本監管暫行辦法》,針對電網成本核算提出一系列監管建議,香港投資者即時以為「煤電聯動」嚟料,發霉多年的發電國企股價,近幾日報復式上升。

大家咪開心得咁早,要睇呢單嘢,要先講少少電力改革歷史,可能悶到嘔電,不過,呢個局政策方向太明顯,唔怕悶的話,其實唔難掌握未來發電國企股價走勢。

十幾年前,全中國得一間電企,電廠電網發電輸電裝電錶一條龍,呢間嘢叫做「國家電力公司」,前總理朱鎔基 02年提出電力改革,將全國電力資產拆骨。電改四步曲:第一,廠網分家;第二,主輔分離;第三,輸配分開;第四,競價上網,前三步涉及國企資產重組及行政架構改革,第四項只是渠成水到,一天光晒,
可以正式將每家每戶張電費單同發電成本掛鈎。

第一步「廠網分家」晨早已經搞掂,拆咗五大發電國企(現在全部香港上市),同埋四間「輔業」集團,全國電網就只係一拆為二,基本上北南一方,國家電網同埋南方電網,繼續擁有地域性的絕對壟斷地位,繼續成為電力供求雙方的「總買家」及「總賣家」。

搞咗成10年,第二步「主輔分離」,今年中終於出現突破,將兩間電網公司的電廠設備、電力設計等「副業」,拆晒出嚟,再同原來四間「輔業」集團搓埋兩嚿,變成新成立的「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同埋「中國能源建設集團」。

第三步「輸配分開」,將電網「輸電」及「配電」環節分開,講緊「輸電」環節由電網管理,將「配電」入屋最接近最後用家最後一程(Last mile),分由各地地方供電局負責,簡單講,就係將電網公司再拆骨,將決定「下網」電價(居民電費單)能力,由壟斷國企下放到地方政府咁解。今個星期電監會嗰份《輸配電成本監管暫行辦法》,講得係「暫行」,即係冇料到,只可以話係推行「輸配分開」的前奏,並唔代表即將行出電改第三步。

所謂「輸配電成本」,講穿咗,即係電網公司營運成本,經過第二步「主輔分離」之後,除多咗一件衫,唔會有電力設計方案研究成本等、各種狗屎垃雜阻礙視線,駁電纜向電廠攞電幾多錢、同居民拉電線裝電錶又要幾多錢,攤開條數之後,就可以計吓,電網公司成日話成本高,「上網」(向電廠購電價)電費唔可以加太多,成唔成理由。

兩間電網公司冇上市,數口一直唔清唔楚,例如根據電監會《2010年電力監管報告》,電網企業輸配電成本,「其他費用」高達27%,大家如果上去內地網上討論區,亦會發現唔少人投訴電網公司職員,抄錶唔清唔楚,甚至裝錶可以講價!

「輸配分開」呢個電改第三步,幾時真係行得出,可以留意吓明年份《2011年電力監管報告》,同埋兩間電網公司本身的資料披露,如果都係唔清唔楚的話,電改仍然漫漫長路。

電改四步曲,方向其實好清楚,就係逐步將電網公司削權拆骨,點解搞咗10年,都仲係行一步退半步,好簡單,因為政治阻力大,點解政治阻力大,亦好簡單,因為電網公司好惡,尤其係國家電網。

今期電改ABC篇幅超出預期,下星期下回再續,睇睇國家電網呢座大山,同埋內地官場最惡的「大劉」「細劉」,同電改又有乜關係。

誰不改革誰下台,鄧伯說的...

關連文章:
1. 煤電網聯動(上)(中)(下)

伸延閱讀:
1. 朱熔基年代電改建議: 國發(2002)五號文件
2. 國家計委(現在發改委):国务院批准实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
3. 中國煤炭網: 聚焦電力體制改革 (資料相當詳盡)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