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4月19日星期四

投行行色(下)

上回講到,中國金融市場超級大細邊,銀行壟斷咗全國9成金融資產、銀行資款佔融資市場7成功能,銀行及投資銀行功能懸殊,一係監管機構對銀行特別有信心,一係對投資銀行特別冇信心。

今個月底,總理溫家寶去咗廣西福建兩省考察,官方傳媒播條片出街,見到溫總個個鏡頭都笑到見牙唔見眼,可能十八大爭櫈仔政治遊戲已經到尾聲,最高層已經可以將集中力放返在金融改革經濟工作,溫總當時特別指出,「銀行獲得利潤太容易」,「少數幾大家大銀行處於壟斷地位」,更激一句,「中央已經統一了這個思想」,要打破銀行壟斷。

要打破銀行壟斷,除咗話好似在溫州做實驗,引入民營資本住入金融市場,唔使人人問銀行借錢,仲有好多嘢可以做,例如谷大個債市,又例如容許更大規模的銀行資產證券化,將部分信貸風險同埋融資功能分散出去。

歷史上最嚴重的幾次銀行系機,包括三十年代大蕭條前的股災,仲有2008年的全球信貸危機,都係銀行體系膨脹得太快,又撈得太多投資銀行的業務,坐住太多金融風險而出現系統性危機,國企銀行近幾年食得飽飽滯滯,獨孤一味擴股增資支持信貸增長,冇可能係一個可持續發展模式,打破銀行壟斷為銀行信貸風險放啲氣,屬於最正路的做法。

歐洲美國而家又講緊,重新為銀行同埋投行之間,整番楝防火牆,唔準撈過界,呢樣嘢,在中國已經實行多年,銀行、證券、保險及信託業,分業經營同時由不同監管機構監管,巨型國企銀行夠惡,越撈越過界,所謂打破銀行壟斷,無論點做,中信證券(6030)等大型投行,好自然地,未來會擔起更大角色,揹起更多金融資產。

在成熟的金融市場,近年唔少投資銀行出咗問題,兩個大原因,槓桿化太勁炒過籠,仲有賓架為咗分花紅太在意追逐短期增長,都冇在中國投資銀行發生。

07年股市高峰期,歐美大型投行,分分鐘1蚊炒緊30蚊貨,08年爆個七彩,近年大幅去槓桿化,仍變維持在10倍以上;中國融資渠道窄,投資選擇少,投資銀行冇乜嘢可以炒,全行業槓桿比率保持在1倍多少少,財務彈性細拓展業務能力差,但同時爆煲風險亦唔高。

中國國企要引入所謂「股權激勵」計劃,要過五關斬六將,經過多種監管審批先可以向管理層發出認股權,多得08年一場所謂「金融海嘯」,「管理層貪婪」呢個資本主義的增長的最大動力,被視為洪水猛獸,目前全國的國控銀行同埋投行,冇乜邊間管理層持有認股權。

其中一個最大特例,就係中信證券,06年進行股改的時候,乘機向管理層發出30萬股A股,用當時大約3至4元(人民幣,下同)的資產值計價,從來經過幾次送紅股的股本變化,管理層及各業務骨幹高層,目前持股超過6,600萬股,現市值咁殘,帳面市價都有9億銀,舊年9月開始禁售期滿,從表明證供睇,中信證券係一間最有推動力追求短期增長的中國投行。

唔少投資者現時將中信證券及海通證券(6837)等大型投行證券公司,當係A股升跌代用品咁炒,呢樣嘢唔錯得晒,不過可以留意兩件事,第一,目前A股市盈率雙方數字都唔知有冇,因為反映咗大量市場對中國金融市場系統風險,呢種風險就算存在,主要集中在銀行,唔係投行;第二,如果股市最終反映經濟持續增長,投行收入增長會遠高於經濟增長,呢件事,仲未在中國證券業發生。

當然啦,阿公咁多年對投資銀行冇表現出信心,唔係冇道理的,投資銀行其中一個最大風險,就係唔知佢坐咗乜嘢貨,炒燶爆煲,或者出現「魔鬼交易員」,一隻黑手指可以蝕百億計,不過在中國股市變得複雜之前,呢個風險唔大。

(順叔有事請假,財經茄哩啡專欄明日由老友阿瞬操刀。)

關連文章:
1. 投行行色(上)(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