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9月20日星期四

太陽浮雲(下)

明明已經係2012年,到2015年止的「十二五」規劃,仲一個二個爆出嚟,出咗街有時又唔知去邊度搵,咪話唔煩,不過呢啲大部頭文件,對了解中國各行各業的發展,其實好有幫助,好似個《太陽能發電發展十二五規劃》咁,如果對香港的幾隻大陽能股有興趣,搵嚟望望冇乜蝕底。

求其搵樣簡單啲數字去講,根據呢個最新「五年計劃」,由於要將光伏應用出口變內需,就要加大太陽能發電的建設,之前五年狂炒水電風電,未來幾年應該會炒多啲太陽,發電量建設規模,會由2010年的86萬千瓦,提高到2015年的2,100萬千瓦,當中差唔多一半係太陽能電站,一半係「分布式光電發電系統」,前者講緊大項目大電廠,賣俾電網點計數十劃未有一撇,可以暫時唔理,後者講緊在工業園區、經濟開發區、大型公共設施等的建築物屋頂,放幾塊光伏電池,搞吓小型光伏發電系統咁。

而家已係2012年,「五年計劃」在2015年結為止,即係有1,000萬千瓦的小型光伏發電系統,會在未來3年落地開花,去到2020年,建設規模會提高到2,700萬千瓦,佔全國光伏發電54%。2020年太長遠,不過可以見到最新的政策思路,已經由之前的「大大大大」項目,變成分散式的小型蚊型項目,更加實際,亦更配合世界潮流,其實係好事。

香港掛住「太陽」兩個字的股票,隨口都數到三四隻,順叔唔熟,唔講咁多,反而有隻保利協鑫(3800),可以拎出嚟講吓。
呢隻嘢在2007年11月香港上市,當時大市仍旺,一隻集資十零個億(港元,下同)的新股,冇乜人留意,到今時今日,香港散戶可能都唔知道佢老闆朱共山係邊個,因為條友幾乎從冇接受傳媒專訪,招股時亦冇話好似其他上市公司咁招搖過市,就好似間公司唔關佢事咁。

不過保利協鑫既然掛住「保利」個招牌,肯定都唔係善男信女,5年前掛牌之時,堂堂保利集團董事長、鄧伯爺個女婿賀平,亦親現身到賀,保利協金個董事局,當時已經星光熠熠,坐住唔少保利集團的高層,其中一位執行董事,叫姬軍,已故港澳辦主任姬鵬飛之子,連非執董都咁猛,有位羅志祥(Ryan Law),大摩Principal Investments (直接投資)的高層,幾乎成個董事局,都係在2006年上市前一年先加入保利協鑫,臨時拉夫食大茶飯。

保利協鑫上市的時候,由招股文件到香港傳媒,冇人提過一隻「硅」字,當時呢隻嘢的定位,叫做「中國最大的外資獨立熱電廠營運商之一」,「外資」即係民企,五大國企電廠已經霸咗4成以上發電總量,計埋其他地方政府控制的電力公司,民企其實冇乜搵食空間,當時的電廠,更因為煤油價格高企冇啖好食,保利協鑫竟然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當時保利協鑫亦冇講過乜嘢太陽能光伏業務,香港投資者更加好少人留意,朱共山自己個袋,收埋咗一個聲稱亞洲最大的多晶硅項目,江蘇中能光伏,如果冇估錯,當年朱共山及埋保利集團,本來想將多晶硅業務拎去美國上市,保利協鑫只係第二手準備,美國證監會亦未必對有中國軍方背景的企業咁鬆手,結果在2009年上演大茶飯,以一隻廿幾億市值的上市公司,蛇吞歌斯拉式作價263億元收購朱共山的多晶硅項目,由一間民企電廠,變身中國光伏業龍頭,其後更加巴閉,引入中投,成為得到中國主權基金祝福的極少數港股。

今期太忙,閒話家常講咗幾咀保利協鑫,唔係話佢抵買,而係想講香港上市的內地企業,背後有好多普通散戶睇唔到的關係及故事,掌握唔到管理層或主要股東的動機,最好唔好掂,遲啲有機會再講。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