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5月21日星期一

費力把事拖

今期開拉布,英名聽講叫做「Filibuster」﹐香港係咁,歐洲又係咁,全地球都在「費力把事拖」,太過悶局,財經茄哩啡唯有加入拉布,呃一日稿費。

議會係一個少數服從多數的地方,邊個多票邊個大聲啲,所謂拉布,其實係少數派打茅波,利用議會程序,或者個人口水,拖延時間達至政治目的,所以全世界的立法機關,除咗中國人大,幾乎都發生過經典的拉布戰,有乜出奇。

本來拉布唔係一件特別有意義的事,最多係吸引吓大眾眼球,令少數派聲意得到最大的擴意效果,為拉布而拉布,發起人都會覺得自己無聊,不過,當「時間」成為戰略資源,成件事就唔同講法,所以香港立法會在行政立法換屆前最後會期玩拉布,走得最前鬧得最心急嗰個,就係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驚住五司十四局重組方案撥款,上任前都未埋單,7月1日宣誓就職時,只係一個無兵司令就無癮。

拉布戰由人民力量,就立法會議員出缺補選的法例改動,提出千三條修訂發起,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最初扮中立放生過千條修訂,泛民冒住選前民意波動風險曲線支持拉布,現任政府更加企硬冇為立法工作變陣,成單嘢,好似成班人挾埋要玩梁振英一舖。

候任特首要埋班組閣,理論上係建制派頭等大事,今次拉布可以成事,拖住梁振英後腳的兩大主角,一個叫曾鈺成,一個叫黃毓民,前者係香港左派大老,後者被部份泛民人士視為疑似無間道,由佢哋兩位老人家出手整蠱梁振英,唔使問阿桂,呢位候任特首雖然成功上位,但係種種手段結下太多襯家,得罪唔少人,包括在明在暗的建制力量。

曾鈺成要剪布的話,最好時機就係大複否決修訂的數目,要在九十幾條議事規則裡面,搵一兩個權力來源,否決千三條修訂,斷估冇乜難度,今日玩大咗,忽然未經過大會表決就一言堂式結束立法會辯論,認真低章兼核突囉。

拉布本身係打茅波,利用大量內容重複的修訂拉布,更加係茅波中的茅波,外國議會「費力把事拖」的最長記錄,多數靠口水而唔係程序漏洞,一條友癈噏十幾粒鐘,今次泛民被人踩到上心口,查實可以發起更大規模、更光明正大的拉布戰,就7月前的立法程序,人人用盡發言時間,齊齊費力把事拖,甚至發起全民參與,搞一個開放網上平台,等網民可以自發提供發言內容及論點,講極都有料到,言之有物兼唔離題的話,就算由球證到旁證到足總主席都買通晒,都唔會有搬龍門剪布的空間。

呢件事並非無聊惡搞,而係一場好有效的通識教育運動,香港立法會四年一任,特首五年一任,立法及行政機構同年換屆,20年先出現一次,冇理由捉住曾鈺成,一個不信任動議就算數,拉住布、拖住梁振英後腳講數先係波。

講到重重覆覆兜兜轉轉,97年後的香港立法會,何嘗唔係一場長達15年的無聊拉布,為咗保持行政主導,立法會的權力被閹割九九八八,代議士要提出私人草案,唔可以涉及「公共開支」及「政府政策」,即係冇可能提出,萬一可以提出,亦要透過分組點票先可以通過,15票可以擋住45票,少數派冇任何發揮空間。

自然生熊都講平衝,香港政治設計,如果繼續趕絕立法機構及民主派聲意的發揮空間,一樣唔係可持續發展之計,立法會冇發揮空間,做議員又擺明冇人工加,從政的機會成本太高,又點會吸引到叻人從政,冇政治人才,行政機構膨脹到50司140局都冇Q用。

臨尾插多句,所謂歐債危機,都費力把事拖幾年,年年劇情類同,大行無端端出現巨額交易虧損,某歐洲國家政局出現變數,評級機構調低評級或展望,股市大跌,橋段重複過無記連續劇,呢場拉布更加冇完結之期,頂唔順,可唔可以搵人剪咗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