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1月12日星期四

海鮮政經

今期開海鮮。

香港股市有個「一月效應」,叫做「一號文件」,即係每年以國務院名義,向各省市部委兼真屬機構發出的第一份「國發」文件,由於多數講農業農村政策,所以「農業股」當炒云云,每次聽到呢個「一月效應」,都引唔住會笑咗。

可能中華民族自古以農立國,今日中國都仲有8億農民,所以中央特別緊張,唔好話年初「一號文件」,其實年復一年,年頭講到年尾,有乜重要經濟會議,農村政策多數走唔甩,不過,中央政府關心農民,又真係好少,見到有乜領導人或者高官,會講吓漁民。

長期受忽視下,中國漁政及海洋政策,其實一鑊粥,越嚟越多小事、唔關事,加埋一齊,好令人擔心,唔使睇好遠,求其掀吓今日報紙,相信已經見到唔少。

舉個例,廣東西江江門段,出現綿延3公里的死魚,據傳媒引述當地漁民講,咁大規模死魚,生活廿幾年都未見過,當局初步確認原因係「中毒」,點解會有成千斤淡水魚集體中毒,多數都係嗰兩飛,一係企業排污導致突發污染,一係長期污染導致水質生態突變。

小事?又睇睇呢幾日同政治經濟有關的海鮮問題。

中海油(0883),星期二晚發出公告,話母公司中國海油收到天津海事法院的通知,29名在渤海的海產養殖戶,就舊年「蓬萊19-3」油田漏,起訴中國海油及拍檔康菲石油,要求賠償2.34億元人仔。海產養殖戶,應該係相對少數、但更有法律經濟權益意識的漁業人士,渤海漁民亦有可能齊齊將中海油兩母子告上法庭,加埋減產、增加安全措施成本,呢單嘢肯定有排煩。

可能出錯的事均會出錯,呢個預測阿媽係女人的「梅菲定律」,其實一早有個女人未必係阿媽的講法:「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at sea generally does go wrong sooner or later」,海上意外多,深海更加難測,在墨西哥灣賠咗幾十億美金的英國石油應該好清楚,中海油海上鑽油原鑽越深,聽講仲整咗個全世界最長的鑽機,向深海進發。唔好話深海鑽探,陸地採油都唔係咁容易,中石油(0857)最近建議,同母公司全資50億元人仔,設立「自保公司」,因為普通商業保險不能夠覆蓋公司所有「高風險和海外項目風險管理需求」,奇奇怪怪,斷估因為政府收緊安全生產標準,開礦鑽油等的資源行業,保險成本同時大增,中石油索性自己做埋財險,自己保自己。

中海油蓬萊油田所在的渤海,被山東、河北、遼寧三省環抱,係中國唯一內海,本來係最大漁場,但由於水體交換緩慢,黃河遼河海河三大水系40幾條河流,食足幾十年的經濟增長的污染物,就算中海油冇漏油,已經變成一個垃圾桶,當然啦,海洋最大污染,嚟自不能還原的填海,山東海南等沿海省市,近年向海發展求地,

南韓總統李明博,呢幾日訪問北京,除咗北韓金正日將軍拉柴,仲要處理兩國漁業糾紛,月前一名中國漁民,涉嫌越界捕魚,隊冧一名南韓警察,令南韓反華情緒極速升溫。

以前又點會聽到咁多漁業糾紛,對漁民嚟講,就算油唔使錢,離岸越遠亦越兇險,中國海域漁穫豐富的話,又邊會有人咁得閒走去可能擦槍走火的地方,好簡單,好似渤海咁,海鮮被毒死晒,唯有去更遠水域,可以想像,中國漁民搵食越嚟越艱難。

近年香港街市,見到的所謂「海鮮」,嚟嚟去去得嗰幾種,就算剛過休漁期嗰一兩個星期,魚檔都唔係特別精采,好多所謂「海魚」,就算即劏即蒸,「鮮」味亦不知所謂,內地政府未有保議海洋的意識,港區人大代表,人民代表呀喂,順叔只係想食海鮮,搵人講兩句得唔得?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