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3月6日星期二

十年大膠鑊(上)


梁振英「變身」,「宣布」參選特首的一刻

(老編話太膠唔好,報章版本「去膠」了,題為「十年大家樂」...)

今期開大家樂(0341),講呢隻嘢,肯定要攝位講吓最低工資呢隻政治大膠鑊。

最低工資係一個好「膠」的議題,凡人覺得好簡單,但係經濟學家又鐘意講到好大鑊,學術界都唔知有幾多人,靠呢味嘢搵飯食。

咩芝加哥學派咩自由經濟理論,財經茄哩啡全部都識條毛,只係知道,幾乎所有主要經濟體系,引入不同模式的最低工資已經幾十年,地球一樣咁轉。一個人唔肯食免費午餐,願意自食其力辛勤工作,應該得到有尊嚴地生活的報酬,就係咁簡單,唔明白點解係都要搞到咁複雜先開心。

在香港,最底工資在舊年正式實施之前,係一個最「膠著」的政治議題,立法會無牙辯論十幾次,鑊鑊都有近9成地區直選議員贊成,即係話立法保障最低工資,好好醜醜有9成民意支持。

一項咁簡單,同時有民意支持的政策,由2002年扶貧委員會到早幾年的保障工資運動,膠住膠住一拖十年,工商界視之為蛇蠍,冇可能因為擔心經濟長遠影響咁憂國憂民,更可能係,最低工資係一條最有象徵意義的政治鴻溝,一旦突破咗,可能觸發更大的分餅行動,今日搞完最低工資,明天到競爭法,後日到地產霸權,呢種要既得利益「重新洗牌」的轉變,先係有銀士最擔心的變化

所以過去十幾年,最低工資成為政治上最容易劃清你我的分水嶺,白鴿黨當日出現「少壯派」細胞分裂,其中一個撕口就係最低工資,甚至可以話,今日行政長官選舉的戰鼓,一早已經由最低工資呢隻大膠鑊敲響。

回帶自2008年初,根據港大民意訮究計劃的資料,當時叫大約一千個市民「打分」的話,0至100分,當日的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的「支持度」,唔夠50分,仲做緊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反而超過60分,當時「民意」所反映的,其實係香港人對兩個人的「印象」,唐英年一個插極唔嬲的卡通式人物,冇事冇幹時更有親和力;梁振英在特區政府權力核心十幾年,予人「隱型左派」加「親工商界」的形象,形象從來都係咁討好。

呢個時候,梁振英開始高調舉起最低工資呢隻大膠鑊,在網誌上撰民支持立法,一個十幾年嚟,在公開場合冇公開講過最低工資的專業人士兼權力核心人物,出席工聯會酒會又公開表態,08年4月一場在屋邨商場舉行的論壇,梁振英拍心口同「廁所事務員」英姐講,要幫拖就打電話俾佢,呢個Moment,可以話係梁振英毫無保留展露問鼎特首野心的一刻,從此努力洗底,建立「親基層」形象。

對家已經宣戰如狼似鷹,唐唐仍然感情缺失,屋企地底仲挖緊巨型僭建,好難唔被人打到變豬頭。好喇,選戰舊年入閘,民意調查開始將平放一齊叫大家秤,有錢佬個個撲出嚟撐唐,兩人「支持度」大逆轉。

行政長官曾蔭權,爭取連任時,競選政綱已經講明要搞最低工資,梁振英08年的忽然基層,只係攝位抽水,但在唔少有銀士眼中,已經犯咗瀰天大罪,香港人唔係傻的,套用唐氏金句法,公眾唔支持的人所支持的人就是公眾唔支持的人,有銀士所投的「不信任票」,同支持梁振英的「民意」,大家分得清楚的。

話明最低工資只係一隻大膠鑊,對香港大多數既得利益集團嚟講,冇即時影響,但係對部分勞工密集的行業,有一定殺傷力,大家樂就係其中代表者,呢間全球最大的中餐連鎖店,員工超過16,000人,相當部份屬於受惠於最低工資的基層勞動力。

今日講咗太多大膠鑊,下回再續,到大家樂,睇睇呢隻過去10年一直保持增長的股票,發生緊乜事,最低工資對佢又係咪咁大鑊。

關連文章:
1. 中年大膠鑊(上)(中)(下)

伸延閱讀:
1. 湯財文庫:羅氏家族掌控三間上市公司
2. 湯財文庫: 我的十年股
3. 網友TIP-OFF: 金裝大膠鑊 (似乎是在大陸行「翠華」路線的嘗試...)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