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Blogger Tips

2012年2月22日星期三

僭建演義(下)



上回講到,地產商起發水樓,本身已經可以獲取大量免費土地資源,同時以越見「高明」的銷售手法,包裝越嚟越「呃秤」、越嚟越冇照顧「人性」需要的住宅產品。

樓盤發水,唔單止同消費者權益被壓縮有必然關係,大家擔高頭隨便望望,都會發現新樓的高度,閒閒地等如隔離建築一兩倍,一個唔該就搶咗後面街坊的景觀(好似西九建築群咁,霸晒海景就填海,填完海就變身保護海港英雄),所以發水樓又叫「屏風樓」,一個生在香港人頭頂「公共空間」的大毒瘤,蠶食公眾利益之深之廣,遠甚於獨立屋地底的巨型僭建。

講到呢度,有冇人會舉手反對,發水樓係香港市區最巨型「廣義僭建」的結論?

僭建違規違法,「廣義僭建」之恐怖,在於其遠超情理以外,卻盡乎法規之中,這種「廣義僭建」在新界鄉郊的源頭,叫「丁屋」,唔係講緊向橫向天的僭建,而係好似市區的發水樓一樣,大量土地資源失衡分配,巨額商業利益單向輸送。

先公平啲講句,如果土地係祖先留低,土地擁有權在地契上白紙黑字寫到清清楚楚,於情於理,都唔應該反對新界壯丁,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面起屋自住,不過人口無限土地有限,新界鄉紳向政府攤大手板要「官地」的話,就要將「原居民特權」,同埋「公眾利益」放埋一齊秤。

新界廿萬合資格壯丁的建屋需求,聽講兩個天水圍都裝唔落,新界所有地契所載土地,聽講面積仲大過成個新界。元朗鄉紳大佬梁福元,過年前拉住行政長官候選人唐英年,參觀丁屋居住環境,同唐唐手拉手俾傳媒影相,當然唔係自爆鄉議局同唐唐扯貓尾,而係想話俾大家知道,新界壯丁其實都好慘情,土地資源唔夠起屋,好多丁屋迫過市區劏房,所以僭建應該冇罪,繼續向政府攤大手板圈地有理。

新界地政,財經茄哩啡都係開始研究冇耐,暫時冇乜有益有建設性的建議,不過問題就有一堆,希望包括新界原居民的香港人,大家一齊諗吓點解。

舉個例,福元哥話好多丁屋居住環境狹窄,唔知點解新界好多宗族領袖顯赫鄉紳,又會大把銀大把地,例如福元哥的大棠荔枝山莊,聽講佔地幾百萬呎,咁大幅地,又唔知點圈出嚟,又有冇涉及僭建呀、擅改郊野公園土地用途呢啲問題。

一個更簡單問題,如果新界鄉紳咁緊張祖宗留低的土地,點解香港幾大地產商,在新界又會收到咁多地,一間恒地(0012)已經有40幾萬呎農地,落咗釘未曝光的,應該遠不止此數,順叔唔敢寫保單有利益輸送,但好想知道,邊啲人幫地產大孖沙做「艇仔」穿針引線收地,著數又落咗邊啲人個袋,就住呢個問題,如果去車公廟求籤,唔知會唔會跌張「內有家鬼」的簽文出嚟。

由香港市區到新界鄉郊,地底「唐宮」到六層村屋,睇唔到睇得到,香港咁多違規僭建,仲有發水樓同丁屋咁大兩嚿「廣義僭建」,除咗因為地產商及鄉事派夠惡,仲因為地政涉及太多專業知識,普通人只會隱約知道有問題,好似財經茄哩啡咁,想踢都踢唔中痛處,知道問題所在的專業人士,唔係幫地產商打工,就係有千絲萬縷的商業關係,斷唔會無端端斷自己米路。

有地政專業知識又一直處於權力核心的,有一個,開測量師行的梁振英,做行政會議召集人咁多年,香港的「廣義僭建」起足咁多年,梁振英其實從冇做過乜嘢,以其專業知識在決策核心發揮任何作用。

那邊廂的唐唐,揹住一個二千呎的潛建黑洞,如果仲做到特首,面對新界村屋等違規建築,在公眾壓力下,肯定會顯示更強硬的手碗,不過一個只能靠商界利益集團的擁抱、強壓民意上位的行政長官,面對香港「廣義僭建」的結構性問題,亦肯定只會更加軟弱無力。

唐唐地下巨型僭建慘被跌爆,斷估係有份炮制巨型僭建的專業人士的杰作,香港政壇高人,連唐唐屋企的建築及設計圖則都可以踢出街,真心為香港服務的地政專業人事,應該絕對有本事,將香港各種「廣義僭建」的「唐宮秘圖」,一張張攤開讓公眾過目。

關連文章:
僭建演義(上)
僭建演義(中)
僭建演義(下)

伸延閱讀:
1. 財經茄哩啡: 發水秘笈(上)(中)(下)
2. 財經茄哩啡: 買樓自由行(上)(中)(下)(未完)
3. 財經茄哩啡: 新界阿凡達(上)(中)(下)
4. GOW財茄台: 官紳同心

2 則留言:

  1. 所以我地d一般市民,無幾層樓又非公務員,要支持4大發展商同d衰爆議員....既...
    對家!

    CY加油! 佢地愈唔想你做, 你愈要做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CE同大富豪攬頭攬頸,CS地底有件二千呎僭建,相信唔少人都有個印象,香港政府最高層已經冇晒底線。拔,近日在傳媒出現的各種黑材料,連私人飛機都跟到,已經超越「狗仔隊」水準,簡直係「間碟水準」的踢爆,實際效果,就係焗住香港人將CY放在「官商勾結」的對面,冇辦法,香港人要交稅又唔可以投票,唯有睇戲...

      刪除